<sub id="bb15f"></sub>
    <sub id="bb15f"></sub>

          <sub id="bb15f"></sub>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ok0410.com
          重點推薦劇本
          電力題材的小品,電力愛崗敬業小品
          關于鐵路工人與家人之間的心理劇
          5月15日國際家庭日小品劇本《我家
          農業現代化相關題材搞笑情景劇《
          駐外公司娛樂演出音樂情景劇本《
          防騙宣傳搞笑情景劇《不上你的當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5月15日國際家庭日小品劇本《我家有
          銀行情景演練劇本,關于金融的情景劇
          紅色歷史革命經典情景劇劇本《紅色
          5月17日世界電信日小品劇本(最美基
          4月26日世界知識產權日宣傳小品劇本
          紅色兒童音樂劇劇本,紅色主題小朋友
          適合小學生的音樂劇,簡單的兒童音樂
          導游與游客情景劇本《農村好風光》
          鄉村振興音樂劇劇本《農村好風光》
          新入院病人接待情景劇,醫院門診情景
          適合小學生的兒童音樂劇劇本(做共產
          紀念建黨100周年音樂劇劇本《真情1
          小學生六一兒童節搞笑小品表演劇本
          512護士節關于醫護人員正能量醫學類
          五四愛國教育小品劇本(保衛釣魚島)
          最新最適合五一國際勞動節表演的超
          改變觀念的養生的小品,關于養生的搞
          爆笑小品相親,相親段子臺詞爆笑劇本
          銀行反詐騙正能量小品劇本《你最好
          關于深入推進醫養結合康復發展工作
          315消費者權益保護小品劇本(誠信為
          三八婦女節女性題材相聲劇本(誰說女
          建黨100周年劇本,以建黨百年為主題
          適合情人節表演超搞笑小品劇本《原
          關于元宵節的小品搞笑小品,湯圓劇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劇
          回家投資創業小品劇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劇本《
          2021年最有創意的公司年會節目搞笑
          安全用氣宣傳搞笑情景劇劇本《燃氣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歷史電影劇本 > 烈火真金出英雄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歷史電影劇本   會員:文豪一支筆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9/18 7:26:05     最新修改:2020/9/22 9:48:13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ok0410.com 
          電影劇本名:《烈火真金出英雄》
          (原創劇本網)作者:文豪一支筆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場次1   東北,盤山公路上   日

          出場人物:宮崎秀樹、渡邊、日軍士兵們

          一輛敞篷吉普車在摩托車開道和日軍卡車衛隊的護送下,飛速地行駛在東北盤山公路上。駕駛吉普車的是日軍中士渡邊,坐在一旁的是日軍特高課機關長宮崎秀樹大佐。當吉普車開到山頂時,宮崎秀樹命令渡邊將車停下:“停車。”】

          渡邊將車停了下來,并急忙跑下車來給宮崎秀樹打開了車門。宮崎秀樹走下車來背著手走到了山路邊,看著對面的一座雄偉且山頂上駐扎著一個營兵力的日軍防空團的鷹堡基地。】

          宮崎秀樹渡邊,我的望遠鏡。

          渡邊:是。

          渡邊將望遠鏡遞給了宮崎秀樹。】

          宮崎秀樹(感嘆道):是這座大山,就是它,雄偉壯觀的鷹堡。

          【宮崎秀樹拿起望遠鏡觀看著鷹堡。】

           

          場次2   東北,鷹堡基地外   日

          出場人物:宮崎秀樹、渡邊、洞井太郎、日軍士兵們

          外景:

          【宮崎秀樹乘坐著吉普車繼續向鷹堡基地駛來。很快,吉普車駛到了鷹堡基地的大門處,并在日軍哨崗前停了下來。負責守衛鷹堡基地的第246山地團團長洞井太郎少佐早已在這里迎候。宮崎秀樹從吉普車上走了下來,并來到了洞井太郎的面前,他倆相互敬禮致意。】

          【鷹堡基地特寫:鷹堡的四周有碉堡、電鐵絲網、重機槍等等防御設施戒備森嚴,每個掩體都有警報裝置,除了通向鷹堡基地內部唯一的交通要道外,鐵絲網外200米范圍內布滿地雷,謹防游擊隊的襲擊,而且山頂上駐扎著日軍一個營兵力的防空部隊,連國民黨空軍都無法將其炸毀,甚至連老鷹都難以飛上去。】

          洞井太郎(自我介紹著):我是洞井太郎,第246山地團團長,軍銜少佐。本團負責保衛鷹堡。

          宮崎秀樹(自我介紹著):我是宮崎秀樹特高課機關長,反游擊戰專家,軍銜大佐。關東軍最高司令部派我來這執行特殊任務。(與洞井太郎握手)您知道我的職權嗎?

          洞井太郎:我接到了最高司令官的命令。

          宮崎秀樹:這是山田乙三大將親自下的命令,我要在這里協助您共同保衛鷹堡,同時確保生化武器能順利研制完成,抵擋蘇軍的進攻。

          洞井太郎:這我知道,您的住處已經準備好了。

          宮崎秀樹:謝謝。

          洞井太郎(作出請的手勢):請吧。

          宮崎秀樹洞井太郎向鷹堡基地內的操場走去,渡邊緊跟其后。】

          宮崎秀樹:洞井君,前線這一帶情況怎么樣?您知道游擊隊有什么活動嗎?

          洞井太郎:您將會得到情報的。

          【守衛鷹堡的日軍哨兵向宮崎秀樹洞井太郎敬禮,并打開了攔桿,他倆朝鷹堡內的操場走去,渡邊跟在他們身后,日軍哨兵放下了攔桿。】

          宮崎秀樹:您可以看出保衛鷹堡對我們說來具有多么重要的政治意義。

          洞井太郎:這座鷹堡的軍事意義我是知道的。

          宮崎秀樹:當然,可是您對政治不感興趣嗎?

          洞井太郎:我是個軍人,宮崎大佐。

          宮崎秀樹看了洞井太郎一眼,似乎對他的回答很不滿意,他背著手走到一個用沙包堆起的一個掩體前,發現一名日軍哨兵沒有戴鋼盔,并開始對洞井太郎進行指責。】

          宮崎秀樹:這個哨兵為什么不戴鋼盔?

          【哨兵聽罷,急忙將鋼盔戴了起來。】

          宮崎秀樹:我們現在需要嚴格的紀律。洞井君,您應該知道,在這座山里只要有一點的疏忽就會送命的。

          宮崎秀樹說罷,不滿的看了洞井太郎和哨兵一眼,然后走向了圍著鷹堡的電鐵絲網朝鷹堡外看著。洞井太郎沒有吱聲,他看了看宮崎秀樹離去的背影,隨后走到了他的身邊,渡邊緊跟其后。】

          宮崎秀樹(轉過身來對洞井太郎):請允許我問您,戰爭開始的時候,您是什么軍銜?

          洞井太郎:少佐。

          宮崎秀樹伸手向渡邊要著什么,渡邊將望遠鏡遞到了他的手上。】

          宮崎秀樹:石頭。

          渡邊:是。

          【渡邊撿了一塊石頭遞到了宮崎秀樹的手上。】

          宮崎秀樹接過石頭朝電鐵絲網外扔去,只見埋在鷹堡外的地雷發生了爆炸。】

          宮崎秀樹:周圍都布上地雷了嗎?

          洞井太郎:當然啦。

          宮崎秀樹:嗯哼。

          宮崎秀樹背著手沿著電鐵絲網向前走著,洞井太郎跟在他的身邊,渡邊跟在后面。】

          宮崎秀樹(得意地):戰爭開始的時候,我只是一個特高課少尉,戰爭是發揮一個人才能的好機會。

          洞井太郎:是啊,如果他能活得長的話。

          宮崎秀樹:您不是還活著嘛。

          洞井太郎:我曾負過4次傷。

          【宮崎秀樹停下腳步,轉過頭來輕蔑地笑著看了洞井太郎一眼。】

          宮崎秀樹:3次,是3次。第4次您不過被炸彈震了一下。

          宮崎秀樹說罷便傲慢地轉身向鷹堡基地內走去。洞井太郎厭惡地看著宮崎秀樹的背影,并與渡邊一起跟了過去。】

          【宮崎秀樹手拿一根鐵絲將鐵絲搭在了電鐵絲網的兩根電線上,觸發了鷹堡基地的警報系統。頓時,警報聲大作,守護鷹堡的日軍部隊迅速持槍各就各位。宮崎秀樹跟隨著洞井太郎迅速走進了一座碉堡里,并通過碉堡的射擊孔查看著外面的情況,然后轉過身來查看著碉堡內的情況。洞井太郎則關掉了墻上的警報系統開關并拿起了旁邊的一個電話。】

          洞井太郎:警報解除了。(放下電話對宮崎秀樹)每個掩體里都有電話和警報裝置。

          宮崎秀樹十分滿意的點點頭,洞井太郎走出了碉堡,渡邊跟在后面。】

          宮崎秀樹:渡邊,開車來。

          渡邊:是。

          【渡邊轉身跑步離開去開車,宮崎秀樹洞井太郎則站在一起交談著。】

          宮崎秀樹:我們要經常保持聯系,沒有我的同意,您不要做出任何決定。

          洞井太郎(不滿地):宮崎君...

          宮崎秀樹(不滿的打斷洞井太郎):大佐。

          洞井太郎:宮崎大佐,如果你認為我沒有能力指揮,如果你認為我不能夠做決定,那么...

          宮崎秀樹(打斷洞井太郎):洞井少佐,不能用在軍官學校里學的那套辦法來保衛鷹堡。

          【這時,渡邊駕駛著吉普車駛了過來,宮崎秀樹走到了吉普車旁邊。】

          宮崎秀樹(對洞井太郎):鷹堡不會受到正規部隊的攻擊,可是會受到游擊隊的襲擊。這件事交給我吧,這是我的專長。(說罷便坐上吉普車離開了)

           

          場次3   蘇聯,蘇軍遠東八十八旅——抗聯教導旅的營地操場上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抗聯教導旅的戰士們

          蘇軍遠東八十八旅——抗聯教導旅第四營營長且綽號“小閻王”的吳興華奉命趕回抗聯教導旅營部。他行走在營地的操場上前往指揮部。他一邊走著,一邊看著正在忙碌操練的抗聯教導旅的戰士們。】

          吳興華走進一棟用木頭搭建的小木屋。】

           

          場次4   小木屋內(抗聯教導旅的指揮所)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旅長、旅長的副官

          【吳興華推門走進了小木屋(抗聯教導旅的指揮所),只見旅長和其副官正圍坐在辦公桌前看著一幅地圖。他倆抬頭看見吳興華推門進來,便都站了起來。】

          旅長:老吳,我等你很久了。

          吳興華(關上門走到了旅長和其副官的面前):我正在休假呢,旅長。

          旅長:你不能休假了。

          【旅長說著便拍了拍吳興華的肩膀,拉著他走到一個被紅布遮蓋著的相框前。副官掀開紅布,露出了一幅巨大的照片,這幅照片上顯示的是日軍在東北境內建造的鷹堡基地。副官拿著教鞭給吳興華介紹著。】

          副官:你看,日軍在一座被掏空的大山里秘密研制生化武器來抵擋蘇軍出兵東北,這座被掏空的大山被日軍稱為鷹堡,那里戒備森嚴,而且山頂上還駐扎著一個營兵力的防空部隊,連國民黨空軍都無法將其炸毀,甚至連老鷹都難以飛上去。如果日軍成功研制出生化武器,那他們將占絕對優勢,蘇軍部隊的處境將變得非常不利。

          旅長:當然,那只是日本人的計劃。

          吳興華:我們呢?

          旅長:我們的計劃就是把鷹堡炸掉。走到掛在墻上的地圖前指著地圖)我們的位置在這兒,守衛鷹堡的日軍在我們前面,鷹堡在他們后面,炸掉它,他們的計劃就會徹底破產,到時蘇軍就可以順利出兵東北殲滅關東軍解放全東北。

          吳興華:我懷疑日本人是不是會聽我們的?

          副官:是啊,吳營長,他們警戒得非常嚴密。

          吳興華:那你也認為我們能一定炸掉它?

          副官:我相信你。

          吳興華(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煙叼在嘴里走到了一邊):你對小分隊比對國軍空軍中隊更有信心?

          旅長:我們也想過,你看看這座鷹堡的位置,飛機對它毫無辦法。

          【吳興華點燃香煙、抽著走到鷹堡的照片前:“敵人的設防情況怎樣?”】

          副官:一個團的兵力,鷹堡的周圍都布上了地雷,并且用信號裝置來控制。

          吳興華:那該怎么炸呢?用什么辦法炸?

          旅長:這要你去想辦法完成任務,只有7整天的時間。

          吳興華(吃驚地):你開啥玩笑旅長?7天?我甚至還不能接近那座鷹堡。

          副官:可是日軍將在第7天將生化武器研發完成,星期五早上8點鐘。

          旅長:必須準在那個時間把鷹堡炸掉,不能早也不能晚。

          吳興華:這樣的條件辦不到。(轉身走到一辦公桌前,并一屁股坐了上去)

          旅長(走到吳興華跟前):第7天早上8點鐘,蘇軍將發動進攻。如果鷹堡炸不掉,蘇軍就會全部犧牲,到最后一個人也不會剩下。你知道那是多少人嗎?

          副官:150萬。

          旅長:150萬個戰士啊,老吳。

          吳興華(思考片刻):好吧。

          【旅長在他的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吳興華:炸藥呢?到哪兒去找?要炸毀那座固若金湯的王八窩需要滿滿兩卡車。

          旅長:如果你知道鷹堡的要害承重梁,那就不要這么多了。

          副官:你會知道的,你可以找一個專門顧問。

          副官走過來在椅子上也坐了下來。】

          吳興華:找誰?

          副官:設計、建設鷹堡的工程師秦發樹。

          吳興華:到哪兒找他?

          副官:在敵人后方。

          旅長:周建軍將帶你到他那兒去。

          吳興華:好的,還有誰?

          旅長:你會滿意的,我們的抗聯教導旅戰士胡小兵。

          吳興華(高興地):這倒是一個好消息,還有呢?

          旅長:我們用約定的無線電密碼聯系,就這樣吧。

          【旅長站起來拿起放在桌子上自己的帽子和佩槍向門外走去,吳興華跟了出去。】

          副官:祝你順利,吳營長。

          吳興華(轉過身來):不要急于把鷹堡從地圖上勾掉。

          副官:我已經把它勾掉了。

          吳興華:好吧,再見。

          副官:再見。

           

          場次5   蘇軍遠東八十八旅——抗聯教導旅的營地操場上  

          出場人物:吳興華、旅長、肖建剛、抗聯教導旅的戰士們

          【吳興華跟著旅長來到抗聯教導旅的營地操場上。】

          抗聯教導旅的戰士們正在進行擒拿、格斗等訓練。吳興華準備挑選執行炸鷹堡任務的隊員。】

          吳興華:誰給我選助手?你的副官?

          旅長:不,我來選。

          吳興華:給我選個能干的人吧。

          旅長:你會看到的。

          【訓練場上,抗聯教導旅戰士肖建剛正練著飛刀,他將每把刀都插在了靶子的靶心上。這時,旅長和吳興華走了過來,正在訓練的兩名抗聯教導旅戰士都立正站好,肖建剛回頭看了一眼,并沒有理睬,而是將手里的刀全部投擲完。】

          旅長(不滿的看著肖建剛):你怎么不站好?

          肖建剛:我沒有看見你。(懶散地站在兩名抗聯教導旅戰士的身邊)

          旅長:立正。同志們,你們跟四營營長吳興華去執行任務,從現在起,他就是你們的領導,你們要絕對服從他的一切命令。

          吳興華:沒說的。

          旅長:當然了。(背著手走到一邊)

          【吳興華走到肖建剛等3名抗聯教導旅戰士的面前。】

          吳興華(對肖建剛):你用什么武器?

          肖建剛:刀子。

          吳興華(對抗聯教導旅戰士A):你呢?

          抗聯教導旅戰士A:繩子。

          吳興華(對抗聯教導旅戰士B):你?

          抗聯教導旅戰士B:槍,營長同志。

          吳興華:槍呢?

          抗聯教導旅戰士B:我沒有。

          吳興華:你們兩個好說,槍怎么辦?轉過身來面對著站在一邊的旅長伸出手來)把你的槍給他。

          旅長:可以到庫里去領。

          吳興華:沒有時間了,把你的槍給他。走到旅長的面前)

          旅長:你想干什么?

          【吳興華見旅長不肯給槍,便轉身走到了肖建剛等3名游擊隊員的面前命令道:“繳他的槍。”】

          【肖建剛等3名抗聯教導旅戰士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吳興華:你們還等什么?

          抗聯教導旅戰士B:他不會給的。

          吳興華:我沒讓你們去祈求。

          【這時,肖建剛從隊列里走了出來,向旅長走去。】

          旅長(命令):回到原地去,回到原地去。

          【肖建剛根本不聽旅長的命令,而是繼續向他靠近。旅長正要掏槍,被肖建剛強行繳了槍。】

          旅長(憤怒地):把槍奪回來。

          【兩名抗聯教導旅戰士聽到旅長的命令,便拉開架勢向肖建剛圍了過來。肖建剛急忙將繳的槍扔給了吳興華,并與兩名沖過來的抗聯教導旅戰士扭打在了一起。經過幾個回合,這兩名抗聯教導旅戰士都被肖建剛打倒在了地上。吳興華高興地將肖建剛繳來的槍扔給了旅長,并與旅長一起走到了肖建剛的面前。】

          吳興華:你叫什么名字?

          肖建剛:肖建剛。

          吳興華(對旅長):旅長,肖建剛跟我去吧,他們兩個還是留在你這兒。(對打趴在地上的兩名抗聯教導旅戰士)對不起了小伙子們,你們要服從我的命令。(立正對旅長)再見旅長。

          旅長(敬禮):祝你順利,再見。

          【吳興華帶著肖建剛向訓練場外走去,旅長則看了看兩名趴在地上的抗聯教導旅戰士。】

           

          場次6   鷹堡基地內部,宮崎秀樹的辦公室內   清晨

          出場人物:宮崎秀樹、渡邊

          宮崎秀樹站在窗前看著鷹堡基地外的設防情況。這時,電話鈴響了起來,渡邊拿起電話并遞給了走過來的宮崎秀樹。之后,渡邊開始給宮崎秀樹準備著早餐并倒著咖啡。】

          宮崎秀樹(接聽電話):你們要繼續觀察,隨時向我報告情況,完了。(放下電話后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

          渡邊將倒好的咖啡端到了宮崎秀樹的面前并往杯子里夾著方糖。而宮崎秀樹則在一張紙上畫著鷹堡。】

          宮崎秀樹:還有6天,渡邊,我們的部隊就要研制出生化武器來抵擋蘇軍的進攻了,還有6天。你看,這座雄偉的鷹堡像什么?啊?像什么?

          【渡邊看著紙上畫的鷹堡傻笑著。】

          宮崎秀樹:說呀。

          【渡邊依然傻笑著不言語。】

          宮崎秀樹(皺眉道):你笑什么?

          渡邊(止住笑容答道):像乳房。

          【宮崎秀樹直楞楞地看著渡邊,似乎對渡邊的回答不滿意。】

          渡邊(立正):像花姑娘的乳房,宮崎大佐。

          宮崎秀樹(表情嚴厲訓斥道)渡邊啊渡邊,你永遠是一只豬,沒有想象力的糊涂蟲。

          渡邊:是。

          宮崎秀樹:像我們祖國高大雄偉的富士山,你是想象不到的。(站起來離開辦公桌,背著手在辦公室里走著)

          渡邊仍站在辦公桌前為宮崎秀樹準備著早餐。】

          宮崎秀樹:富士山,多好的象征,不久我們將把它建在萬里長城上。(走到辦公桌前,從桌子上拿起了一疊照片,對渡邊)渡邊,到這兒來。

          【渡邊放下手里準備的早餐,走到宮崎秀樹的面前。】

          宮崎秀樹(拿著照片):抽一個,看看你運氣怎么樣?

          【渡邊宮崎秀樹手里抽出了一張照片。】

          宮崎秀樹(看著照片):就是這個?

          渡邊:是的。(將抽出的照片遞給了宮崎秀樹

          宮崎秀樹(接過照片看著):哼,錯了,兩個月前我們就把他抓起來了。再來,再抽一個。

          渡邊宮崎秀樹手里又抽了一張照片,這次他抽的是抗聯教導旅的戰士而且又是爆破能手的胡小兵的照片,胡小兵曾是皇協軍,后棄暗投明加入了抗聯教導旅。】

          渡邊:我又錯了,這個人是自己人。

          宮崎秀樹:嗯?自己人?我看看。(從渡邊手里拿過照片看著)你為什么說他是自己人呢?

          渡邊:因為他是皇協軍啊。

          宮崎秀樹(冷笑):呵呵…你簡直是個笨蛋,你以為凡是皇協軍就是我們的人嗎?況且我們現在又身在中國,只有我們的大日本皇軍才是我們的血脈,這你永遠不會懂的。(拿著照片走到辦公桌前坐了下來)

          渡邊給宮崎秀樹倒著咖啡。】

          宮崎秀樹:你知道這個人嗎?他倒真是個皇協軍,還當過中士。因為打架,軍事法庭處份過他,他出獄后就跑到蘇聯那邊去了,還成了蘇軍遠東八十八旅——抗聯教導旅的戰士。他是個爆破能手,蘇聯人都叫他“炸彈”,他的真名叫胡小兵。目不轉睛地看著胡小兵的照片)

           

          場次7   東北,山梁上   日

          出場人物:胡小兵、萬峰林、吳興華、肖建剛

          在一個山梁上,抗聯教導旅戰士胡小兵和自己的戰友——抗聯教導旅戰士萬峰林正在往日軍的電線桿上裝置著炸藥,并一起連接導線。】

          胡小兵:好啦。

          【胡小兵和萬峰林迅速向山坡上的隱蔽處跑去,并裝好了起爆器。】

          胡小兵(摸著掛在脖子上的吊墜十字架祈禱著):好運氣,小林子。

          萬峰林:好運氣,兵哥。

          胡小兵(示意萬峰林使用起爆器):來。

          【萬峰林拿起起爆器,猛地一扭,裝在電線桿上的炸藥全部爆炸,電線桿都被炸斷倒下了。】

          胡小兵(高興地):好極了。

          【萬峰林開心的笑。】

          【胡小兵將起爆器裝進了背包里,萬峰林收拾著剩余的炸藥并迅速向山里轉移。】

          胡小兵和萬峰林一邊唱著《紅旗歌》,一邊朝山崗下走去。】

          【吳興華帶領著肖建剛來到一個山上的山洞前,準備與胡小兵接頭。這時,肖建剛看到胡小兵和萬峰林執行完爆破任務回來了。】

          肖建剛:吳營長,你看。 

          坐在石頭上的吳興華順著肖建剛指的方向看去,只見胡小兵和萬峰林向山洞走來。這時,萬峰林也發現了山上有人。】

          萬峰林:兵哥,你看。

          胡小兵:小閻王,我的老戰友。(一看是吳興華,便高興地朝山上跑去)

          【胡小兵跑到山洞前,丟下自己的背包,高興地與吳興華擁抱在了一起。】

          胡小兵:我的老戰友,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這時,萬峰林從后面走了過來。】

          胡小兵:小林子,你來看看這是誰,啊,小閻王吳興華,蘇軍遠東八十八旅——抗聯教導旅第四營營長,他可是個了不起的人啊。

          萬峰林:呃,我看他并不可怕。

          胡小兵:你懂什么是可怕嗎?把酒拿來。

          萬峰林:沒有了。

          胡小兵:一瓶都沒啦?

          萬峰林:沒有了,沒有了,全讓你給喝光了。

          胡小兵(不相信地):啊…呵呵…你在騙我,快點拿來吧.(便將自己的槍遞給了萬峰林)

          萬峰林(不情愿地):真沒辦法,什么都瞞不住你。

          【萬峰林噘著嘴向山洞里走去,胡小兵將手搭在吳興華的肩膀上,并與他交談著。】

          胡小兵:他是我的好戰友萬峰林,是一個勇敢的抗聯教導旅戰士。小閻王,你給我帶來什么好消息了?快告訴我,告訴我。

          這時,萬峰林拿著一壺酒和一個杯子走了過來。】

          萬峰林:人家沒有機會插嘴。(將酒壺遞給了胡小兵,將杯子遞到了吳興華的手里)

          胡小兵(給吳興華倒著酒):我們好久不見了。(對萬峰林)小林子,給我們弄點吃的。

          萬峰林:我快成你的廚師了。

          胡小兵:快快。

          【萬峰林離開去弄吃的去了,胡小兵拿著酒壺與吳興華干杯。】

          胡小兵:來,祝你健康。(對在一旁削木棍的肖建剛)戰友,喝點嗎?

          肖建剛:我不喝酒。

          【胡小兵喝了一口壺里的酒,吳興華則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胡小兵:我的老戰友,你還記得過去嗎?我們在一起戰斗的時候,干得多痛快呀,可是后來我們分開了,從此以后我再沒搞過真正的爆炸。

          吳興華:我來找你,就是去搞真正的爆炸。

          胡小兵:真的?那太好了,我們又在一起了。告訴我,炸什么?

          吳興華:一座被掏空的大山,日本人在里面搞生化武器研制,他們稱之為鷹堡。

          胡小兵(興奮地):鷹堡?大山?我是多么喜歡大山啊。

          吳興華:這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大山啊。

          胡小兵:哇,好啊,我就喜歡這不平常的大山,還是日本人的王八窩,到時我就用我的炸藥給他們送終。

          【萬峰林拿著吃的從山洞里走了出來。】 

          萬峰林:吃飯吧。

          胡小兵:萬峰林能和我們去嗎?

          吳興華:你決定。

          【吳興華和胡小兵一起朝一塊石頭走去,只見萬峰林正在往上面擺放著食物。吳興華和胡小兵在擺放食物的石頭前坐了下來。】

          胡小兵:小林子,你能行的話,我帶你去開開眼。

          萬峰林:謝謝你,我看你沒有我也活不了。

          【胡小兵笑。】

          【萬峰林擺放好食物后,朝一邊走去。胡小兵看了看食物,便招呼著一旁靠在石頭上削木棍的肖建剛:“戰友,你吃嗎?”】

          肖建剛:有就吃。

          【肖建剛說著便放下手里削的木棍,朝擺放食物的石頭走來。這時,萬峰林又拿了一些吃的放在了石頭上。肖建剛走到石頭前用小刀割下一小塊餅和一點肉便返回到他靠的石頭旁,獨自的吃著。吳興華和胡小兵坐在石頭旁一邊吃著,一邊交談著。萬峰林坐在一旁吃著。】

          吳興華:你知道周建軍在哪兒嗎?

          胡小兵:小林子知道,他給他送情報和吃的。

          吳興華(對萬峰林):萬峰林,你帶我們找他去。

          萬峰林:好吧。(看了眼肖建剛對吳興華)他呢?他干什么?

          吳興華:什么都能干。

          萬峰林:可是他會笑嗎?

          胡小兵(拿起石頭上的餅子對肖建剛):戰友,給我刀子。

          【肖建剛靠在石頭旁沒有摞動步子,而是一刀飛了過來,刀子準確地插在了胡小兵拿著的餅子上,并插在了他的兩根手指之間,讓胡小兵感到十分驚訝。】

          胡小兵:好家伙。

           

          場次8   東北,小酒館內   夜

          出場人物:萬峰林、周建軍、小酒館老板、日軍特高課便衣特務一名、日軍士兵A、B、顧客們

          【萬峰林推門走進小酒館,只見酒館里已經有不少的客人,他們正坐在餐桌前抽煙、喝酒、聊天。萬峰林關好門抄著手徑直走到吧臺前,來到老板的面前。】

          萬峰林:要杯老白干。

          老板:哎。

          【老板開始倒著老白干,萬峰林則靠在吧臺前,朝酒館里張望著,只見他要找的東北游擊隊員周建軍坐在一張桌前與兩名日軍士兵喝著酒,并與他們交談著。】

          周建軍(拿出兩枚大洋):太君,這是我上次欠你們的賭債。

          日軍士兵A:不錯不錯,還知道還賭債。(打著飽嗝悄悄從周建軍手中接過錢并迅速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周建軍(又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包,從里面拿出兩個禮品遞給這兩名日軍士兵):這里還有一點小意思。

          日軍士兵A(高興地):你是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良民大大的。(對周建軍豎起大拇指)

          【老板倒好了老白干,將杯子遞到了靠在吧臺上的萬峰林面前。】

          老板:給你。

          【萬峰林轉過身來,端起杯子喝著酒。】

          萬峰林(一語雙關地):這兒蒼蠅不少啊。

          老板:是啊,到冬天就該死了。

          萬峰林將杯子里的最后一點酒水喝下去以后,便朝酒館門外走去。這時,酒館內獨自坐在桌前的一名日軍特高課便衣特務抽著煙,用懷疑的目光看了看萬峰林離去的背影,之后,他盯著準備要離去的周建軍。只見周建軍抽著煙,提著一個布包朝門外走去。便衣特務急忙在煙灰缸里觸滅了煙頭,將酒錢放在桌上,朝著周建軍離去的方向跟蹤了過去。】

           

          場次9   東北,周建軍家里   夜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萬峰林、肖建剛、日軍特高課特務A

          【周建軍推開門走進自家臥室里,只見炕上坐著吳興華、胡小兵和萬峰林,面露吃驚。】

          周建軍:你好,吳隊長。

          萬峰林(驕傲地):他現在是四營營長了,外號小閻王。

          【周建軍不感到驚奇,走過來在吳興華的身邊坐了下來。】

          吳興華:時間過得真快啊。

          周建軍:你升得也快呀。

          【吳興華拍了拍周建軍的手臂。】

          周建軍:你對我感興趣,要我怎么謝你呢?

          【周建軍說著便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支香煙,吳興華拿出了一個筆記本,用筆在上面畫著鷹堡的草圖,萬峰林站起身湊了過來,看著吳興華所畫的草圖。這時,在小酒館內盯著周建軍的日軍特高課便衣特務A鬼鬼祟祟地朝吳興華等人開會的屋子大門走了過來,并在門外偷聽著。】

          【在屋子里,吳興華在筆記本上畫好了鷹堡的草圖后,將其遞到了周建軍的面前。】

          吳興華:懂了嗎?

          周建軍:建筑這座鷹堡時我參加了,他媽的,強行被小鬼子抓去當勞工。

          【吳興華從筆記本上撕下草圖,在煤油燈上點燃,順勢給周建軍將香煙點燃后將其遞給了萬峰林,萬峰林拿在手上將其燃盡。】

          周建軍:你們沒法炸掉它,小鬼子像狗看骨頭一樣。

          【黑暗中,便衣特務還在門外偷聽著。】

          吳興華:有人能幫助我們。

          周建軍:誰?

          吳興華:設計、建設這座鷹堡的工程師秦發樹。

          周建軍:這是誰出的好主意?

          吳興華:怎么?他跟日本人合作嗎?

          周建軍:他跟自己都不合作,他連茶杯都不會打碎,還能炸毀他的杰作?哼,不會的,這是他的第一個作品,他把全部心血都用上了,在我們眼里,他就是個大漢奸,該被千刀萬剮。

          吳興華:不管怎么說他有他的苦衷,可我們一定要找到他,他很重要,你帶我們找他去。

          【屋門突然被撞開了,吳興華和抗聯教導旅戰士們都吃驚地站了起來,只見在門外偷聽的便衣特務闖了進來,他在門口稍作站立,便“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其背后插著一把匕首。這時,肖建剛從門外走了進來,并關上了門。】

          肖建剛:他偷聽。

          【周建軍一看見從門外走進來的是肖建剛,臉上立刻露出了仇恨的神情。吳興華快步上前翻過便衣特務的尸體看了看。】

          吳興華:他是誰?

          周建軍:我看他不像是特務。

          肖建剛(冷漠地走向周建軍):我說他在偷聽。

          周建軍:照你這么說,他是個特務?

          【周建軍和肖建剛用仇恨的眼神互看著對方。】

          吳興華:你們倆認識?(向站在一旁的胡小兵和萬峰林示意了一下)

          胡小兵(拿著槍對萬峰林):走吧。

          萬峰林拿著槍跟著胡小兵一起向門外走去。】

          周建軍:不。

          吳興華:私人賬以后再算吧。

          【吳興華說罷便拿起槍向門外走去,肖建剛彎下腰從特務的尸體背上拔出自己的匕首,站起身來怒視著周建軍。】

          周建軍:你還想試試嗎?我看對你沒好處。

          肖建剛沒有吱聲理會周建軍,而是轉身向門外走去。】

           

          場次10   東北,工程師秦發樹的家里   夜

          出場人物:秦發樹、吳興華、胡小兵、日軍特高課特務A、B

          設計、建設鷹堡的工程師秦發樹穿著襯衣正站在客廳里,掛在客廳鳥籠里的鳥兒在不停地鳴叫著。這時,敲門聲響起。秦發樹急忙走向大門準備開門,可敲門的兩名日軍特高課特務似乎有些等得不耐煩了。】

          日軍特高課特務A(高喊著):快開門。

          【秦發樹打開房門,走進來兩名日軍特高課便衣特務。】

          日軍特高課特務A(拿著證件自我介紹著):特高課。

          【這兩名日軍特高課特務走進屋子后,就在房間里四處查看著。】

          秦發樹:太君,請問你們有什么事嗎?

          日軍特高課特務A(拿著鷹堡的照片):你是鷹堡的建筑工程師秦發樹嗎?

          秦發樹:是的,是我。

          日軍特高課特務A:特高課機關長宮崎秀樹大佐要見你。

          秦發樹:我不認識這位尊敬的太君先生。

          日軍特高課特務A:你會認識的,跟我們走吧。

          秦發樹(跟著這兩名特務走了幾步,便停下腳步):能讓我再喝杯茶嗎?

          日軍特高課特務A:那有更好的茶,地道正宗的日本烏龍茶。

          秦發樹:讓我換件衣服,好嗎?

          日軍特高課特務A:快點。

          【日軍特高課特務A走在秦發樹的前面,將秦發樹的臥室門打開,并朝里面查看了一下。之后,秦發樹走了進去,并隨手關上了臥室的門。】

          【兩名特務在客廳里等候著。這時,特務A突然聽到里屋好像有什么動靜,并朝里屋走去查看著。他剛走進來,便被吳興華鎖住了脖子,他奮力地反抗著。特務B從客廳持槍跑了過來,被胡小兵一拳打翻在地,之后兩人進行著搏擊、扭打。吳興華和特務A從屋里一直打到了陽臺上。而胡小兵與特務B還在屋子里扭打著,特務B拿起靠在墻邊的一個測量儀架子向胡小兵捅來,胡小兵一個閃身,躲過了特務B捅過來的架子,并一拳將其打翻在地。在陽臺上,吳興華還在與特務A扭打著。幾個回合下來,吳興華將特務A從陽臺上丟下了陽臺,而胡小兵則將特務B打得不再動彈了。這時,秦發樹換好衣服從臥室里走了出來,他平靜地目睹著眼前的這一切。隨后,吳興華從陽臺上走了過來。】

          吳興華:你是工程師秦發樹嗎?

          秦發樹:是我。

          胡小兵:請原諒秦叔,我們給你惹麻煩了。

          秦發樹:我應該榮幸地跟誰走呢?

          吳興華:你應該立刻跟我們走。

          秦發樹: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吳興華:你很清楚我們是什么人。

          秦發樹:對不起,我不認為我能為你們做什么事。

          吳興華:沒時間多談,日本人隨時會來的。

          秦發樹:對不起,我并沒有請求你們保護。

          胡小兵:你想讓特高課來逮捕你嗎?

          秦發樹:可我為什么愿意你們逮捕我?

          吳興華:對不起,你必須跟我們走。說罷便向門外走去)

          胡小兵:請吧秦叔。

          【秦發樹無奈地跟著走了出去。】

           

          場次11   東北,山路上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萬峰林、肖建剛、秦發樹、日軍士兵們

          藍天白云,吳興華帶領著由周建軍、胡小兵、萬峰林、肖建剛和秦發樹等組成的炸鷹堡小分隊沿著山梁開始向鷹堡進發。這時,秦發樹拿著自己的大衣和帽子緊走了幾步,來到了吳興華的身邊。】

          秦發樹:隊長,如果能休息一下,我非常感謝。

          吳興華:我們得快走。

          秦發樹:到哪兒去?

          吳興華:你會知道的。

          秦發樹:你們應該告訴我。

          【吳興華看了秦發樹一眼,什么也沒說,而是加快步伐繼續向前走去,秦發樹無奈地站在原地看著吳興華前去的背影。這時,胡小兵喝了一口壺里的酒與萬峰林從后面走了過來,來到了悶悶不樂的秦發樹身邊。】

          胡小兵(將酒壺遞到秦發樹面前):秦叔,喝點兒吧。

          秦發樹:噢,謝謝。(接過酒壺就往嘴里倒了一口,隨后吐了出來)是酒?我不喝。

          【胡小兵和萬峰林開心的笑著。】

          萬峰林:他總是喝酒。(打開自己的水壺遞給了秦發樹)

          【胡小兵站在山梁上看著美麗的山川,而秦發樹則繼續向前走去。】

          胡小兵(感慨地):多美呀。(對萬峰林)小林子,你看多美呀。啊,這兒真像蘇聯。如果你來訪問我,你會看到那兒有多美。

          萬峰林:謝謝你對我的邀請,你能帶我到莫斯科去嗎?

          胡小兵:好啊。

          【萬峰林笑。】

          【胡小兵與萬峰林一邊說著,一邊向前走著。】

          胡小兵:我帶你去莫斯科,得找個什么樣的姑娘才配得上我這小伙子呢?

          【萬峰林笑。】

          胡小兵:對對對,莫斯科有很多漂亮的姑娘和美麗的山川。(對秦發樹)對吧同事?

          秦發樹:我怎么跟你是同事?

          胡小兵:噢,對,咱們是同事。你建筑,我爆破,對不對?

          秦發樹:啊,對對對。

          胡小兵:鷹堡是你建筑的嗎?

          秦發樹:對呀。

          胡小兵:要炸掉你建的鷹堡是很不容易的。

          秦發樹(吃驚地):你說什么?

          胡小兵(吞吞吐吐地):秦叔…我是說…你建的那座漂亮的大山…

          【秦發樹聽到胡小兵所說的,心情不好地向吳興華追了過去。胡小兵站在原地看著秦發樹離開的背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萬峰林(責備胡小兵):看你,要把事情搞糟。

          【秦發樹快步地從后面追上了吳興華。】

          秦發樹:隊長,停一下。

          【吳興華停下了腳步,秦發樹走到了他的面前。】

          秦發樹(質問):你真打算炸掉我的鷹堡嗎?

          【吳興華看了看走在后面的胡小兵和萬峰林,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沒有回答,而是轉身繼續向前走去。秦發樹走到了周建軍的身邊。】

          秦發樹:周建軍,你得跟我說實話,要炸掉我的鷹堡?

          周建軍:我們只能這樣做。我們一起建筑,再一起炸掉它。

          【秦發樹聽完周建軍的話后,再次追上吳興華并一把揪住了他。】

          秦發樹(憤怒地):那是我的鷹堡,聽見了沒有?誰給你的權利?

          吳興華:這是戰爭,老秦。

          秦發樹:放棄你的戰爭吧。

          吳興華:老秦,你的鷹堡關系到150萬人的生命,如果不能炸掉它,150萬人都得死,你懂嗎?

          秦發樹:我不懂你們的戰略,我不許你炸我的鷹堡,聽見了沒有?

          吳興華(斬釘截鐵):一定要炸,而且還需要你幫助。(說罷便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秦發樹:辦不到,我向你保證,我要阻止你。

          吳興華(快步走近肖建剛,悄悄向他叮囑著):你負責看著老秦,隨時向我報告他的狀況。

          【肖建剛遵命走在了秦發樹和周建軍的身后,以防止秦發樹逃脫。】

          【這時,大批日軍士兵乘車來到了炸鷹堡小分隊的必經之路上,并開始沿著公路兩側進行搜索。吳興華帶領著小分隊躲在山上的石頭后面,發現敵人朝他們搜索而來。吳興華沒有驚動搜索的敵人,帶領著小分隊朝一邊繞去。】

           

          場次12   東北,王正蘭家里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萬峰林、胡小兵、王正蘭、日軍士兵們

          【吳興華帶領著周建軍和萬峰林走進了山谷下一條河道邊的水磨房。這時,游擊隊員王正蘭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王正蘭:你們找誰?

          周建軍:我們找王正福。

          王正蘭:有事嗎?

          周建軍:有點事。

          王正蘭:特高課把他抓走了,有什么事告訴我吧。

          【周建軍用懷疑的目光看了看王正蘭,又轉過頭來看了看站在身邊的吳興華。】

          周建軍:你是他什么人?叫什么?

          王正蘭:姐姐王正蘭。

          周建軍:我們要過沼澤地。

          吳興華:你能給我們帶路嗎?

          王正蘭:你們要到哪兒去?

          吳興華:那是我們的事。你能不能幫助我們?

          萬峰林:日本人來了。

          【吳興華和周建軍急忙走到水磨房的窗前朝外看去,只見一群日軍士兵沿著河道旁的小路朝水磨房搜索而來。隱蔽在水磨房不遠處山石后警戒的胡小兵等隊員正密切注視著敵人的動向。日軍士兵在小路上拉開距離,排成一字縱隊向水磨房走來。】

          軍士兵闖進了水磨房,并開始在里面搜查著。吳興華、周建軍、萬峰林和王正蘭則躲藏在水磨房石板下的河道里,并抬頭注視著敵人的動向。日軍士兵在房子里還在搜查著,吳興華等在王正蘭的帶領下,沿著河道向一邊走去。這時,一名日軍士兵揭開了地板上一個通向河道的鐵蓋,站在鐵蓋下的萬峰林手疾眼快,舉槍擊斃了這名日軍士兵。外面的日軍聽到水磨房里傳來了槍聲,便向水磨房沖了過來。王正蘭帶領著小分隊從水磨房底下的河道里鉆了出來,并迅速向山里跑去。吳興華最后一個從水磨房底下的河道里鉆出來以后,轉身向水磨房底下投擲了一枚手雷,便撒腿就跑,隨著“轟隆”一聲巨響,水磨房被徹底炸塌。】

           

          場次13   東北,沼澤地內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萬峰林、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日軍士兵們

          在王正蘭的引導下,吳興華帶領著小分隊從山上走下來,向沼澤地跑去。】 

          萬峰林:兵哥,你看,多有意思啊,我們還要洗個澡呢。

          【胡小兵笑而不語。】

          【小分隊在王正蘭的引導下,快速向沼澤地深處走去,他們在一人多高的蘆葦叢中穿行著。】

          【尾隨而來的日軍士兵也從山上追到了沼澤旁,他們也向沼澤地搜索而來。】

          【吳興華帶領著小分隊行走在齊腰深的沼澤水洼里,日軍士兵牽著軍犬也向沼澤地搜索而來。】

          【吳興華帶領著小分隊在齊腰深的沼澤水洼里快速地行走著。日軍士兵在后面快速地追趕著。這時,行走在沼澤水洼里的胡小兵一個不注意,被沼澤水洼給陷住了。】

          胡小兵:快幫幫忙,我陷下去了,快來拉我一把。

          【胡小兵在水里掙扎著,走在前面看護工程師秦發樹的肖建剛見狀,急忙轉身朝胡小兵走來。】

          胡小兵:快點,拉我一把,快點。

          就在胡小兵被水淹沒的一瞬間,肖建剛一把拉住了胡小兵。】

          肖建剛:拉住我,拉住我。

          【胡小兵被肖建剛從陷進的水里拉了出來。】

          胡小兵:謝謝你,好戰友。

          【與此同時,失去看護的工程師秦發樹乘隊員們不備,悄悄向旁邊的蘆葦叢走去,并隱藏了起來。被救出的胡小兵和肖建剛一起繼續向前走著,并從隱藏在蘆葦叢中的秦發樹面前走過。胡小兵和肖建剛一起走出了沼澤水洼,與岸上等候的隊員們會合了。】

          吳興華:老秦呢?

          胡小兵:跟著你呢。

          吳興華(對肖建剛):肖建剛,我怎么命令你的?

          肖建剛:我想他在前面跟著你呢。

          吳興華:我帶你來不是要你想的。

          胡小兵:好了好了,別說了,都是為了救我。

          吳興華:趕緊回去找。

          【肖建剛正要往回走去尋找秦發樹,被吳興華叫住。】

          吳興華:你別去,你跟他留下。(對周建軍)周建軍,你們倆在這兒吧。王正蘭,你跟我去。(示意王正蘭跟自己一起去尋找秦發樹,并一起向沼澤水洼里走去)

          萬峰林(幽默地對胡小兵):兵哥,我們還要再到莫斯科去逛一逛嗎?

          胡小兵:嗯,等回來的時候帶你去逛吧,我的上帝啊,好艱難的一天啊。

          【胡小兵說著便和萬峰林一起跟著吳興華和王正蘭向沼澤水洼走了回去。】

          【秦發樹一個人在沼澤地的水洼里往回走著,他走著走著似乎迷失了方向。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在沼澤地里踏著水尋找著秦發樹。】

          【秦發樹還在沼澤地的水洼里往回走著,突然他看到了從后面搜查過來的日軍士兵。他想往回走,以躲避日軍士兵的搜查,結果日軍士兵發現了他。】

          日軍士兵(高喊著):嘿,站住。

          軍士兵高喊著,便開始朝秦發樹開槍射擊,秦發樹急忙躲在了一棵大樹的后面。】

          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朝響槍的方向迅速跑去,他們看到了在沼澤地里亂跑的秦發樹。】

          吳興華(對秦發樹揮著手):老秦,這邊來。

          【秦發樹冒著敵人的子彈,迅速向吳興華等隊員們的方向跑來,吳興華和萬峰林也向秦發樹跑了過去,并開槍擊斃了兩名追過來的日軍士兵。之后,他們全力掩護秦發樹撤退。又有3名日軍士兵追了過來,被吳興華、胡小兵和萬峰林聯手開槍擊斃。】

          吳興華:撤退。

          【萬峰林向敵人投擲了一顆手雷后,便端著槍朝旁邊的蘆葦里跑去,而吳興華和胡小兵則迅速向后撤去。敵人從后面向后撤的吳興華和胡小兵追了過來,跑進蘆葦里的萬峰林則繞到了敵人的身后,開槍將其全部消滅。之后,萬峰林持槍在沼澤地里飛速地跑著,并隱蔽在一棵大樹后,他等追擊的日軍士兵走過后,從后面開槍射擊將其全部擊斃。正在前面撤退的胡小兵聽到后面遠處的槍聲,他停下了腳步。】

          胡小兵:小林子。

          【胡小兵端著槍不顧一切地向響槍的方向跑去,吳興華看了看撤退的隊員們,便跟著胡小兵的后面,向響槍的地方跑去。】

          【萬峰林在沼澤地的淺水里飛速地奔跑著,并不斷地向追擊過來的敵人射擊著,敵人紛紛中彈倒地。胡小兵和吳興華快速地向響槍的方向趕來。】

          胡小兵(高喊著):萬峰林,回來。

          【萬峰林還在沼澤地的淺水里飛速地奔跑著,并不斷向追擊過來的敵人射擊著。這時,槍里的子彈沒有了,無奈,他拿著槍飛快地向沼澤深處跑去。不料,追擊的敵人開槍打中了他的腿,他跑動的速度立刻慢了下來,但他仍忍著腿傷向前跑著。追擊的敵人見萬峰林沒有了子彈,又受了傷,便不再開槍,而是從后面追了過來。】

          吳興華和胡小兵在沼澤地里四處尋找著萬峰林。】

          胡小兵(高喊著):你在哪兒萬峰林?我在這兒。

          【萬峰林拖著受傷的腿在沼澤地里艱難地行走著,他不斷地回頭看著追擊過來的日軍士兵,并高喊著以尋求支援。】

          萬峰林:兵哥…

          【吳興華和胡小兵聽到了萬峰林的喊聲,并向他跑了過去。過程中,他倆也與追擊的敵人交上了火。】

          【萬峰林走進了沼澤地的水洼里,太深的水讓他更加慢了下來,他丟掉了槍,艱難地在水中走著,后面追擊的敵人離他越來越近。】

          萬峰林(高喊著):兵哥…

          【胡小兵朝著萬峰林的喊聲方向飛奔而去。】

          胡小兵(高喊著):我來了小林子。

          【萬峰林趴在水里實在是走不動了,他不停地高喊著自己好戰友胡小兵的名字。】

          萬峰林(高喊著):兵哥…胡小兵…

          吳興華和胡小兵跑到了萬峰林不遠處的草叢里,發現萬峰林已經被敵人包圍了,營救已經不可能了。】

          吳興華(果斷地對胡小兵):不能讓活捉了,扔炸藥。

          【吳興華說著便向追擊過來的敵人射擊著。而趴在水里的萬峰林含著眼淚還在不斷呼喚著胡小兵的名字。】

          萬峰林(高喊著):胡小兵…

          【胡小兵在草叢中含著眼淚看著自己的好朋友萬峰林。正在向敵人射擊的吳興華見胡小兵還沒有將炸藥扔出去,便轉過頭向他高喊命令著:“扔炸藥,你還等什么?”】

          【胡小兵聽到吳興華的命令后,含著眼淚用打火機點燃了炸藥的引信。】

          萬峰林(高喊著):胡小兵。

          吳興華(高喊著對胡小兵命令道):快扔炸藥。

          【胡小兵將點燃的炸藥奮力向趴在水里的萬峰林及向他圍過去的敵人扔了過去。】

          胡小兵:再見了萬峰林。

          【“轟隆”一聲巨響,萬峰林和圍過去的敵人同歸于盡了。胡小兵悲痛地大喊著跪在了沼澤地的水里,并趴在水里痛哭著。】

          吳興華和胡小兵與其他隊員會合后,胡小兵像瘋了一樣的沖到了秦發樹的面前。】

          胡小兵:你…你…都是為了你,我要炸掉你的鷹堡,你聽見了沒有?(一把揪住秦發樹的衣領)我要炸掉你的鷹堡,我要炸掉你和你的鷹堡。

          【吳興華急忙上前勸阻著胡小兵。】

          吳興華:胡小兵,別這樣。(將胡小兵拉到了一邊,讓他慢慢冷靜下來)冷靜點兒,好戰友,好兄弟。

          【胡小兵抽泣地看著吳興華,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場次14   東北,墓地內   黃昏時分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日軍軍官、日軍士兵

          在肖建剛的引領下,吳興華帶領著小分隊來到一片墓地。】

          吳興華:你怎么知道這個地方的?

          肖建剛:我過去在這兒躲過。

          吳興華:什么時候?

          肖建剛:很久以前。

          【小分隊繼續朝墓地里走著,突然墓地周圍傳來了喊聲。】

          日軍軍官:站住。

          【吳興華和隊員們停下腳步一看,一名日軍士兵端著機槍從墓碑后走了出來。】

          日軍軍官:舉起手來,放下武器。

          【大批的日軍從墓碑后端著槍走了出來,原來他們中了敵人的埋伏。吳興華帶頭丟下了手里的槍,其他隊員見狀便也都將槍丟在了地上,舉起了雙手。】

          【大批的日軍端著槍朝吳興華等小分隊圍了過來。】

           

          場次15   東北墓地,牢房內   夜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老狼、日軍士兵們

          【日軍特高課上尉山貓朝關押小分隊的牢房走來,并走進了牢房里。】

          山貓(得意):晚安先生們,你們這趟旅行得不錯吧?(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面向墻壁站著的小分隊隊員們身后)都轉過來。

          小分隊隊員們都轉了過來,只見牢房里除了山貓外,還有日軍特高課少尉老狼及幾名日軍士兵端著槍站在一旁。山貓背著手得意地在小分隊隊員面前走著。】

          山貓:讓我們來認識一下,我是日軍特高課上尉山貓。(指著身邊的老狼)這位是我的副官老狼,日軍特高課少尉。很有意思的稱呼,不是嗎?該你們了先生們,說吧。(對胡小兵)請問這位先生尊姓大名?

          胡小兵:胡小兵。

          山貓:胡小兵?嗯,胡小兵先生,你可以不可以告訴我,你們要到哪兒去呀?

          胡小兵:去收玉米。

          山貓:嗯,聽說今年的玉米長得不錯呀。背著手轉身向后走了幾步,然后停下腳步轉過頭來)請問誰是你們的收獲隊隊長啊?

          小分隊隊員們都沒有回答。】

          山貓:他們都是不會說話的人啊,老狼。

          老狼:他們會說的。

          山貓:最好有一個人代表所有的人說話,把手伸出來。

          小分隊隊員們都把手伸了出來,山貓走到他們面前開始看著他們的手。】

          山貓(對周建軍):你,走出來。

          【這時,牢門打開了,門口站著兩名特高課特務打手。】

          山貓(對牢門口的打手們):伙計們,這位先生想和你們談一談。

          【周建軍看了一眼身邊的隊員們,便從容地朝牢門口走了過去。】

          山貓(對其余隊員們):請你們把手翻過來。

          【隊員們將伸出的手手心朝上,山貓再次走到小分隊隊員們的面前,老狼背著槍也走了過來。】

          山貓:老狼,讓我來教你怎么看手相。先生們,我給你們看看手相。(走到吳興華的面前)老狼,你看這雙手,這是殺過人的手,是一個老兵和多年流浪漢的手,還到過蘇聯。(說罷便將吳興華的手往下一按對吳興華)你到那去干什么?也是去掰老玉米?(走到秦發樹的面前)老狼你看,這條紋能做大事,可惜壽命短,我預言你的鷹堡的壽命一定會比你長的。(對王正蘭)請你把手放下吧,女人的內心我總是琢磨不透。(走到肖建剛的面前)哦,這是一個好心腸的人,你叫肖建剛,還是抗聯。

          吳興華聽到山貓得知肖建剛是抗聯戰士,感到有點吃驚。】

          山貓(對吳興華此時的心思似乎心領神會,陰笑著對吳興華):放心吧吳營長,我沒有認錯人。事實上肖建剛在這個地區當抵抗運動領導人的時候,我就知道他。究竟這個好心腸的人干了些什么呢你恐怕不知道吧?

          【老狼端起槍對準了肖建剛,被山貓阻攔。】

          山貓:謝謝你,老狼。是這么回事兒,肖建剛同志接到了上級的命令,讓他去干掉他的戰友,因為那個人叛變了,可是他讓他跑了,因為他沒想到那個人真是我們的間諜。可以結束了吧?

          胡小兵:還有我呢?

          山貓:啊,我忘了,胡小兵先生,請原諒。(背著手走到了胡小兵的面前)胡小兵…

          【這時,從刑訊室里傳來了周建軍的慘叫聲。】

          秦發樹: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折磨他?

          山貓:先生,我不喜歡我的人坐在那兒閑著。向牢門走去,可走了幾步他又停下了腳步,并轉身走了回來)我差點忘了,你們打算用什么方法炸鷹堡?在鷹堡四周都放上炸藥?不行啊,鷹堡的周圍地帶都埋上了地雷。(對吳興華)吳營長,你打算怎么辦呢?

          吳興華:我不愿意為這事再費腦子。

          山貓:什么?先生們,明天拂曉見。(對老狼)老狼,從餐廳里給他們拿飯,我付錢。帶領著老狼和日軍士兵走出了牢房)

          【這時,周建軍被打手們從牢門外推了進來,只見他被打得遍體鱗傷,吳興華和小分隊隊員們都走到了他的面前。】

          周建軍:我什么也沒說。

          吳興華:他們都知道了。

          周建軍:他們怎么知道的?

          胡小兵:可能那個特高課軍官會看手相,在蘇聯有個老人就會看…

          吳興華(打斷胡小兵):胡小兵,別說了。

          周建軍:有人出賣了我們,肯定是。(指著肖建剛)他干的,是他把咱們帶進埋伏圈的。他不是肖建剛,他是…

          吳興華(打斷周建軍):那你怎么不早說?

          周建軍:我想挽救他。

          肖建剛:你在救你自己。

          周建軍:怎么?我并沒有錯。當我聽說他讓叛徒跑了的時候,我就把這件事向指揮部報告了。

          肖建剛:你不該添枝添葉,說我給日本人工作。

          周建軍:你就是,你現在還替他們工作呢。

          【肖建剛聽周建軍這么說,氣急敗壞捏起拳頭便沖向了周建軍,被吳興華和胡小兵拉住。】

          吳興華:算了肖建剛。

          秦發樹:如果肖建剛是叛徒,他就不會在這兒了。

          胡小兵(回想起萬峰林的犧牲怒視著秦發樹):你呢?你怎么在這兒?你不是要跑嗎?你可以跑啦,跑到日本人那里去,你還等什么?

          吳興華(厲聲地):夠了胡小兵。

          【胡小兵沒有再說下去,而是走到一張桌子旁坐了下來。這時,吳興華也走過來坐到了他的面前。胡小兵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副撲克牌來,他洗了洗牌便放在了吳興華的面前。】

          胡小兵:看看我們的運氣。(示意吳興華幺牌)來,吳營長。

          【吳興華幺牌后,胡小兵又開始洗著。這時,秦發樹也坐了過來。】

          秦發樹:讓我來搓牌。

          【胡小兵看了秦發樹一眼,便將手中的牌遞放在了他面前,他也搓了一下牌。之后,胡小兵拿起牌開始發牌。】

           

          場次16   東北,一幢房子的廢墟處   清晨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老狼、日軍士兵們

          第二天清晨,山貓和老狼帶領著日軍行刑隊乘坐著帶蓬布的卡車押送著小分隊隊員們前往刑場,準備執行槍決任務。卡車在野外一幢房子的廢墟旁停了下來,他們讓隊員們站成一排。之后,老狼開始向行刑隊下達著命令。】

          老狼:立正,向右轉,槍放下。

          軍行刑隊持槍面對著隊員們站成了一排,山貓挎著槍走到了隊員們的面前。】

          山貓:有人需要蒙上眼睛嗎?

          周建軍:小鬼子,你少來這一套,趕緊給爺爺來個痛快的,爺爺要是眨眨眼睛就不是中國人。

          【山貓冷笑著轉過身來向老狼招了一下手,并朝行刑隊的后面走去,老狼再次對行刑隊下達著命令。】

          老狼(高喊著):向前兩步走。(對隊員們)轉過身去。

          【小分隊隊員們都轉過身來,背對著日軍行刑隊。】

          老狼(高喊著):準備射擊。

          【胡小兵摸了摸掛在自己脖子上十字架飾物,為自己祈禱著:“好運氣,胡小兵。”胡小兵一邊祈禱著,一邊仰望著天空。】

          【這時響起“噠噠噠噠……”一連串的槍聲,槍聲過后,胡小兵并沒有中彈倒下,他驚奇地轉頭向后看去,只見老狼和日軍行刑隊全部躺在了地上,山貓拿著槍,脫下帽子朝他們走了過來。】

          山貓(對吳興華):吳營長同志,情報員山貓聽從您的指揮。

          【吳興華和隊員們都驚奇地轉過身來,瞪著大眼看著山貓。】

          山貓:祝賀你們,你們的耐性很好。

          【山貓快步走到了吳興華的面前,丟下手里的槍,給他解著捆綁在手腕上的繩子。】

          周建軍(高興地):小鬼子,你耍的什么把戲糊弄我們?

          山貓: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計劃嗎?

          胡小兵:真妙啊,我的上帝,像做夢一樣。

          吳興華:收集武器,帶上工程師。

          解開繩子的吳興華還來不及高興,便朝被擊斃的日軍行刑隊走去,與隊員們一起收集著地上的武器。】

          吳興華:拿著。(將一支槍遞給了跑過來的王正蘭)快走,快上車,快。

          【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飛快地向停在一旁的卡車跑去,并迅速登上了卡車。山貓將一包東西遞給了吳興華。】

          山貓:放上去。

          【吳興華拿著包朝駕駛室走去,山貓托著周建軍登上了卡車,周建軍疑惑地向站在車下的山貓詢問著:“哎,你小子告訴我,我為什么挨了一頓打?”】

          山貓:我不得不考驗考驗你,有人懷疑你對指揮部是不是忠誠?

          【肖建剛幸災樂禍地大笑著。】

          【卡車起動了,周建軍沒好氣地拉下了車后的篷布,但肖建剛的笑聲仍在繼續。】

           

          場次17   卡車內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日軍士兵們

          在卡車的駕駛室里,穿著日軍士兵軍裝的吳興華一邊駕駛著車子,一邊與山貓交談著。】

          吳興華:你是日本人嗎?

          山貓:不是,我母親是日本人,所以得到了他們的信任。

          吳興華:你提升得很快呀。

          山貓:我還是愿意做你這樣的工作。

          吳興華:真見鬼,是誰設的埋伏?你?

          山貓:不,宮崎秀樹。從工程師跟你們走了以后,他就派人跟蹤你們,還好沒有發現我。(用火柴點燃了手里的香煙)

          【在卡車的車廂里,秦發樹疑惑地詢問著坐在身邊的周建軍。】

          秦發樹:老周,山貓是日本人?

          周建軍:不,他是我們的人。

          秦發樹:怎么是你們的人?

          周建軍:他是我們的情報員,明白嗎?

          秦發樹(皺眉):嗯…可我一點也不明白。

          【周建軍笑。】

          【秦發樹轉過頭來看了看坐在車廂里的其他隊員們。】

          吳興華駕駛著車子沿著山路向鷹堡方向行駛著,山貓則坐在一旁抽著煙。這時,吳興華發現前面有一支日軍車隊。】

          吳興華(對山貓):山貓,你看。

          山貓:跟上去,一起走比較安全。

          吳興華駕駛著卡車加入到了日軍的車隊中,一起沿著山路向前行駛著。】

          吳興華駕駛著卡車隨著日軍車隊行駛了很長一段時間,已經到達了預定的地域。】

          吳興華:我要在這兒停一下。

          山貓:為什么?能跟他們到達鷹堡。

          吳興華:我要向指揮部報告。

          吳興華說著便駕駛著卡車在路邊停了下來,吳興華走下車來,佯裝著對車輛進行檢修。跟在后面的兩輛日軍卡車也停了下來,一名日軍士兵走了過來。】

          日軍士兵(對山貓):您需要我們幫忙嗎?

          山貓:謝謝,不需要,只是一點小毛病。你們先走吧。

          軍士兵離開了,登上了自己的卡車,在山貓的指揮下,兩輛日軍卡車開走了。】

           

          場次18   東北,一處山頂上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

          【吳興華帶領著小分隊來到了一處山頂上,觀察著對面鷹堡的情況。秦發樹胳膊上挎著外套看著自己設計的鷹堡,感慨萬分。這時,隊員們走到了他的身邊。】

          胡小兵:美極了。

          周建軍:還是那樣。

          秦發樹:變樣了,不完全一樣了,現在漂亮多了,和峽谷渾成一體了。

          胡小兵:秦叔,你最后是什么時候看到你的鷹堡的?

          秦發樹:那是在日本人開始駐軍的時候。

          胡小兵:從那以后就再沒來過嗎?

          秦發樹:這是個傳統,每當建筑工程師完成他的杰作以后,就再不回去欣賞它了。說罷便與隊員們一起向山下走去)

           

          場次19   東北,金朝貴家的院子內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金朝貴

          在山角下的一個獨立二層小樓的院子里,游擊隊員金朝貴正用砍刀劈著柴。突然,周建軍持槍從背后對準了他。】

          周建軍:不許動,舉起手來。

          【金朝貴舉起了雙手。】

          周建軍:把砍刀放下。

          金朝貴丟下了手里的砍刀。】

          周建軍:轉過來,慢一點兒,慢一點兒。

          金朝貴舉著手慢慢地轉過身來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好戰友周建軍。】

          金朝貴(高興地):老周,你這家伙怎么扮起小鬼子了?我還以為是小鬼子來了呢,嚇死我了。

          周建軍(背起槍,高興地):呵呵…我的老金。

          【周建軍和金朝貴熱情地擁抱在一起。之后,周建軍朝院子外吹了一聲指哨,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從房后走了出來。】

          金朝貴:喲,你們來的人還真不少啊。

          周建軍:多來點人不好嗎?夠小鬼子吃一壺了。

          【金朝貴離開了周建軍向吳興華等隊員們迎了過去,一一握手且熱情打著招呼。】

           

          場次20   東北,金朝貴家里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金朝貴

          【金朝貴拿著煤油燈帶著吳興華和山貓來到了自家的一個地下酒窖里。在一個酒桶前,金朝貴將煤油燈遞給了吳興華,自己收拾了一下酒桶旁的雜物,便蹲下身子打開了這個酒桶,從里面拿出了一部電臺。他將電臺調整后,聽了聽耳機。】

          金朝貴(滿意地):像鐘表一樣。(將耳機遞給吳興華)

          【吳興華接過耳機聽了聽,將耳機還給金朝貴:“謝謝你,老金。”說罷便將煤油燈放在了酒桶旁的臺子上。】

          山貓:這是干什么?你要向指揮部報告?

          吳興華:我要在約定的時間報告。

          山貓:什么時候?

          吳興華:明天早晨3點。

          山貓:還有時間。

          【吳興華轉身朝酒窯外走去,山貓拍了拍蹲在地上收拾電臺的金朝貴的肩膀,也朝酒窯外走去。】

          【秦發樹在臥室里對著鏡子刮胡子,他用刷子將肥皂水刷在自己的胡子上。這時,吳興華走了過來。】

          吳興華:老秦,請你來一下。

          【秦發樹轉過頭來,看了吳興華一眼,便放下刷子,用毛巾擦掉刷在胡子上的肥皂沫。】

          在客廳里,金朝貴給隊員們準備了晚餐,大家都圍坐在桌前吃著晚飯,王正蘭則在灶臺前還在為大家做著晚飯。】

          周建軍(對金朝貴):老金,再給我來點酒暖暖身子。

          金朝貴:哎,好勒。(倒酒)

          【秦發樹走進了旁邊的一間屋子里,只見吳興華、胡小兵和山貓在里面正等著他,他隨手關上了屋門。】

          吳興華:非常抱歉老秦,我們明天早晨一定要炸掉這座鷹堡。

          秦發樹:我知道。

          山貓:請你幫助我們,老秦。

          秦發樹:沒有我的幫助,你們也能炸掉它。

          吳興華:要是那樣,我們就不讓你來了。

          秦發樹:沒有我,你們也能成功,我肯定。

          吳興華:不能,我們的時間和炸藥都有限,必須把炸藥放在鷹堡要害的地方,只有你才知道。告訴我們,應該把炸藥放在哪兒?

          秦發樹:你們想往哪兒放就往哪兒放,隨你們的便,請你們別讓我參加這項工作。便要開門離開)

          山貓:等等老秦,你只告訴我們往哪兒放就可以了,你要是害怕就不必去了。

          秦發樹:你誤會了,明天我和你們一起到鷹堡,可是我不參加破壞工作。(說完便轉身開門走了出去)

           

          場次21   同場次20   夜

          出場人物:王正蘭、周建軍、神秘人

          晚上,一個模糊的人影挎著槍在院子里走著。】

          【夜深了,隊員們都在屋子里休息了。這時,躺在床上的王正蘭睜著雙眼,好象在想著什么,她從床上爬了起來,并穿上外套開門朝院子里走去。趴在桌上休息的周建軍被王正蘭的開門聲驚醒了,他抬起頭來看了看。】

          【王正蘭走到院子里,來到一個靠在樹旁的神秘人說著什么。看到這一切,周建軍又趴在桌子上睡了。】

           

          場次22   東北,鷹堡基地外   夜

          出場人物:宮崎秀樹、齋藤

          一輛摩托車飛馳地來到鷹堡基地外停了下來,坐在車斗里的日軍特高課上尉齋藤急忙走了下來,來到在此等候的宮崎秀樹面前。】

          【齋藤對宮崎秀樹敬禮。】

          宮崎秀樹(簡單回禮):有什么新消息嗎?

          齋藤:這里有份情報,宮崎大佐。(將一張紙條遞給了宮崎秀樹)

          【宮崎秀樹接過紙條一看,上面畫著一張草圖。】

          齋藤(指著草圖):抗聯小分隊在這所房子里。

          宮崎秀樹:嗯,好極了。

          齋藤:我可以走了嗎?

          宮崎秀樹:可以,可是不能在3點半以前采取行動。

          齋藤:是,不能在3點半以前采取行動。

          宮崎秀樹:盡量離那所房子遠些,要是被發現,整個計劃就完了。還有,我需要他們活著,你要對這件事負責,特別是其中的一個人,懂嗎?

          齋藤:是。(再次向宮崎秀樹敬禮,轉身坐著摩托車離開)

           

          場次23   東北,金朝貴的家外、內   夜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金朝貴、齋藤、日軍中士、日軍士兵們

          【齋藤帶領著部隊悄悄地來到山腳下獨立二層小樓附近的山坡上,他們隱蔽在石頭后面,等待著3點半的到來。】

          在二層小樓的酒窖里,金朝貴正在通過電臺向抗聯教導旅指揮部呼叫著,吳興華和山貓站在一旁。】

          金朝貴:我是562,我是562,王牌呼喚伙伴,王牌呼喚伙伴…

          【鏡頭切至抗聯教導旅指揮部內,報務員正在接收金朝貴的呼叫,旅長和副官站在一旁聽著。】

          報務員:在這兒,613,613,我是伙伴,我是伙伴,說吧。

          【鏡頭回至二層小樓的酒窖里。】

          金朝貴:表哥到了,表哥到了。

          【鏡頭切至抗聯教導旅指揮部內。】

          旅長(對報務員):告訴他們,去取炸藥,讓他們在規定的時間炸鷹堡。

          報務員:按時取貨,按時取貨。黑洪流,黑洪流,明日X時,明日X時,明日X時。

          【鏡頭回至二層小樓的酒窖里。】 

          金朝貴:明白了,明白了,完了。

          吳興華:好。

          【金朝貴取下了耳機,并開始撤收著電臺。】

          【鏡頭切至抗聯教導旅指揮部內。】

          旅長(對副官):你通知蘇聯方面軍政委,讓他們在8點鐘準時出兵東北。

          副官:那其他小分隊干什么呢?

          旅長:現在不再需要他們了,你就這樣通知其他的小分隊好了。現在,全看小閻王吳興華的了。

          【鏡頭回至二層小樓附近的山坡上,齋藤趴在石頭后面看了看手表,凌晨3點半到了,他開始下達命令:“準備好。”】

          日軍中士:準備好。

          在二層小樓的屋子里,吳興華對著桌子上的地圖與山貓和周建軍交談著,肖建剛站在吳興華的身后。】

          吳興華(指著地圖):我們要到寺廟去取炸藥。(對周建軍)老周,路上需要多長時間?

          周建軍:步行需要半個小時。

          吳興華:好,1小時內出發。

          【吳興華剛說完,便看到胡小兵在窗外向他悄悄地示意著,吳興華看到后,沒有露出聲色。】

          山貓:我們要過河嗎?

          周建軍:不,最好抄近道。

          【吳興華站起身來向門外走去,他和胡小兵一起來到了地下酒窖里,只見金朝貴已經被殺害了,電臺也被破壞了。】

          吳興華:怎么回事兒?

          胡小兵:金朝貴被殺死了。

          吳興華(思考片刻):跟誰也不要說,懂嗎?

          胡小兵:懂了。

          在二層小樓附近的山坡上,齋藤開始向部隊下達著命令:“包圍這所房子,快去。”】

          日軍中士:跟我來,快。

          【日軍悄悄向山坡下的二層小樓圍了過來。吳興華發現了外面圍過來的日軍,迅速通知屋子里的隊員們:“快走,快點,跳窗戶,快。”】

          周建軍(一頭霧水):怎么啦?

          【吳興華沒有回答,而是急忙拿起桌上的地圖拉著秦發樹:“老秦,跟上。”】

          【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迅速跳窗向山里飛跑而去,并與追過來的日軍交上了火。之后,他們擺脫了日軍的追擊,跑進了大山里。】

          【齋藤指揮著日軍士兵在二層小樓里搜查著:“給我全面搜查。”】

          這時,日軍中士走到齋藤的面前:“報告,我們發現了情報。”】

          【齋藤跟隨中士走進屋子里的一面鏡子前,只見上面用肥皂沫寫著小分隊要到寺廟去取炸藥的情報。】

           

          場次24   東北,寺廟外、內   早晨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齋藤、方丈、日軍士兵們

          【齋藤帶領著日軍趕到了寺廟,并從里面搜出了大量的炸藥。】

          【山林中,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朝山下的寺廟走來。快到寺廟時,走在前面的吳興華和山貓停下了腳步。吳興華朝山下的寺廟看了看,便朝后面的隊員們揮了一下手。隊員們迅速散開開始警戒,而吳興華和山貓則繼續向寺廟走去。】

          【在寺廟里,齋藤舉著望遠鏡朝山上觀察著,只見吳興華和山貓正大步地朝寺廟走來,他得意地朝布置好的部隊看了看,并再次舉起望遠鏡看著。這時,一名年老的方丈在敲著大鐘。鐘聲向吳興華發出了警報。】

          吳興華:不好,往回走。

          【吳興華和山貓一起轉身向山林里跑去。】

          【氣急敗壞的齋藤持槍打死了敲鐘的方丈。】

          【吳興華帶領著隊員飛快地向山林深處跑去。】

           

          場次25   東北,鷹堡基地外   日

          出場人物:宮崎秀樹、渡邊、洞井太郎

          【宮崎秀樹背著手站在鷹堡基地外的掩體前等候著,渡邊駕駛著一輛敞篷吉普車停在一旁的碉堡旁,渡邊下車站在車旁聽候命令。這時,洞井太郎走了過來。】

          洞井太郎(對宮崎秀樹敬禮):宮崎大佐,是您請我來的嗎?

          宮崎秀樹(簡單回禮):對,是我讓人叫你來的,時間到了,該出發了。

          洞井太郎:該出發了?上哪兒?

          宮崎秀樹:去接我們的將軍山田乙三來視察。

          洞井太郎:我的崗位在這兒,我必須在這兒等將軍到來,我是奉命守衛鷹堡的。

          宮崎秀樹:您的意思是說鷹堡還在是您的功勞?嗯?

          洞井太郎:我從來就沒有這樣想過。

          宮崎秀樹:那你在路上好好想想吧。(對渡邊)渡邊。

          【渡邊從吉普車旁走了過來。】

          宮崎秀樹:你和我的車都由洞井少佐調遣。

          渡邊:是。

          宮崎秀樹(對洞井太郎):我8點鐘等著您和將軍。洞井太郎敬禮,以示送行)

          渡邊:洞井少佐,請吧。

          【洞井太郎無奈,只得向宮崎秀樹行了一個軍禮,便向吉普車走去并登上車。宮崎秀樹背著手看著洞井太郎離去的背影。】

           

          場次26   東北,一個山洞內、外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

          在周建軍的引領下,吳興華帶領著隊員們來到了距離鷹堡不遠處的一個山洞里。】

          周建軍:這兒不會被敵人發現的。

          胡小兵:他們為什么不會發現我們?敵人有他們的間諜。

          山貓:他說得對,有人出賣了我們。

          肖建剛:可能是寺廟的人。

          吳興華:不,叛徒就在這兒。昨天晚上金朝貴被殺害了,這說明這里有人給日本人送情報。

          周建軍(指著王正蘭):是她,昨天晚上我看見她一個人在院子里轉。

          肖建剛(對周建軍):你呢?你在外邊干什么?

          秦發樹:晚上我們都出去了,這不能說明問題,這位姑娘…

          山貓(打斷秦發樹):等等,這個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她怎么和你們一起來的?

          周建軍:我們需要她的弟弟王正福。

          山貓:王正福?

          周建軍:對。

          山貓:你知道他有個姐姐嗎?

          周建軍:不知道。

          王正蘭:我不在那個村子里住,王正福被特高課逮捕以后,我才到那個村子去的。

          山貓:這不對,王正福沒有被特高課逮捕,這我知道。

          吳興華:很清楚,特高課殺害了王正福,留下他們的間諜等著我們。

          王正蘭:不,這不是事實,王正福真是我弟弟,他是被逮捕了。(看了看盯著自己的隊員們)你們為什么不相信我?

          肖建剛:如果她是日本間諜,為什么也要槍斃她呢?

          秦發樹:對呀。吳隊長,她不知道山貓是你們的人,她也不知道槍斃是假的。

          山貓:她知道,她知道槍斃是假的。

          肖建剛:她怎么知道?

          山貓:我告訴她的。

          王正蘭:這不是事實。

          山貓:你還想賴嗎?我擔心她會干出什么蠢事來,所以我告訴她槍斃是假的。

          王正蘭:這不是事實,他什么也沒告訴我。(走到肖建剛面前)肖建剛,他沒有告訴我,相信我。

          吳興華:肖建剛,你知道該做什么。

          肖建剛(看著吳興華猶豫著):你說我?

          吳興華:我命令你,你還等什么?還想再犯錯誤?

          【肖建剛瞪大眼睛看著吳興華,他仍猶豫著。】

          山貓:還有人能干,別在那兒浪費時間。

          吳興華:把她捆起來。

          【肖建剛用兇狠的目光看著王正蘭,并一步步向她逼近。王正蘭以乞求地眼神看著肖建剛,一步步地后退著。】

          王正蘭:為什么?肖建剛,我是沒有罪的,相信我,請相信我,我沒有罪。

          【王正蘭被肖建剛押進了山洞深處。山貓與吳興華交談著。】

          山貓:這鷹堡怎么辦?我們得干點什么呀。

          吳興華:沒有炸藥,什么也干不了。

          【這時,山洞深處又傳來了王正蘭的哀求聲。】

          王正蘭(哭泣著):我沒有罪。

          【山貓站在吳興華身邊繼續說著。】

          山貓:也許我能想點辦法。

          吳興華:好啊,你去試試。

          【山貓點了點頭便挎著槍朝山洞外走去。這時,吳興華拉了一下槍栓,表示準備處決王正蘭。槍栓聲讓朝山洞外走著的山貓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了看,便快步朝山洞外走去。而吳興華則端著槍朝王正蘭被押的方向走去。】

          外景:

          【山貓走出山洞后,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軍裝,一邊大步地向山下走去。這時,從山洞里傳來一聲槍響,他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鬼異笑容,并拿出帽子戴在了頭上,繼續向山下走去。】

           

          場次27   東北,鷹堡基地外   日

          出場人物:宮崎秀樹、山貓

          【宮崎秀樹背著手在鷹堡基地外踱著步。這時,山貓挎著槍朝他走了過來。】

          宮崎秀樹:山貓,你怎么到現在才來?

          山貓:謝天謝地,我總算回來了,宮崎大佐。(向宮崎秀樹敬禮

          【宮崎秀樹還禮。】

          山貓:差一點兒我就被他們給識破了,最后他們找到了一個替死鬼,在我的幫助下。

          宮崎秀樹:他們現在在哪兒?

          山貓:就在這兒,附近的一個山洞里,他們還在等著我的幫助呢。

          宮崎秀樹:干得不錯。

          山貓:謝謝您,我們做得是不是太過分了?

          宮崎秀樹:這件事由我負責。山貓,你要知道上級命令我們保衛這座鷹堡不惜任何代價,可是命令里并沒有說代價有多高,鷹堡不是還在嗎?

          山貓:可是老狼和我們的士兵都被我殺了,就為了取得他們的信任,這代價還不高嗎?

          宮崎秀樹(露出滿不在乎的笑容):山貓,你太感情用事了,你要明白這是我讓你做的,而且我也沒有責備你。我們身為天皇陛下的士兵就該不惜一切代價為天皇陛下盡忠,男女都一樣。所以這件事你不必太自責。

          山貓:我知道了。宮崎大佐,我們現在可以完全把抗聯小分隊消滅掉。

          宮崎秀樹:不,不能消滅,那樣太愚蠢,如果這個小分隊不能按時向他們的上級匯報,他們的上級就會另派人來。可是我們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來,也不知道他們到哪兒去取炸藥。(得意地)現在讓他們派人吧,如果他們可能的話,可是已經太遲了。

          山貓:那我們該怎么處置他們?

          宮崎秀樹:全都給我抓來,要活的。

          山貓:既然我們的時間充足,可為什么還要活捉他們呢?

          宮崎秀樹:我的意圖就是利用這個抗聯小分隊打入他們在蘇聯的指揮部,從內部制造混亂、瓦解,最后徹底消滅他們。

          山貓(高興地):我明白了,中心開花,虧我一個堂堂的特高課軍官都沒想到這點,宮崎大佐真高明。我這就帶隊把他們全抓來。(再次向宮崎秀樹敬了個禮便離開了)

          【宮崎秀樹看著山貓離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場次28   同場次26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日軍少尉、日軍士兵們

          一輛日軍卡車朝炸鷹堡小分隊隱藏的山洞方向駛來,卡車在距離山洞不遠處的山路上停了下來。日軍士兵跳下車后,迅速列隊。列隊完畢后,一名日軍少尉走到了挎著槍的山貓面前。】

          日軍少尉:列隊完畢。

          山貓:山洞就在上面,快去。

          【日軍少尉帶領著部隊開始向山上搜索而去,山貓則留在了卡車旁,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香煙,用火柴點燃抽著,并看著部隊向山洞搜索而去。】

          【日軍沿著山溝向山洞搜索而來。突然,他們遭到早已埋伏在山洞外小分隊的襲擊。肖建剛和周建軍端著槍向山溝里的日軍猛烈射擊,數名日軍士兵應聲倒下。吳興華躲在山洞上方的石頭后,端著槍向山溝里的日軍猛烈射擊,又有數名日軍士兵中彈倒下。之后,他迅速轉移射擊位置,引誘敵人向山溝深處追來。敵人果然中計,一窩蜂地向他追了過來。這時,隱蔽在山溝頂上的胡小兵將一顆顆手雷扔向了溝底的敵人,隨著一連串的爆炸,敵人紛紛倒下。】

          山貓聽著山里傳來的槍聲和爆炸聲。之后,槍聲和爆炸聲漸漸停了下來。他感到情況不妙,便扔掉煙頭提著槍轉身朝卡車的駕駛室走去。】

          王正蘭:站住,舉起手來。

          【山貓舉起了雙手回過頭來一看,是王正蘭持槍對著他。這時,吳興華提著槍也走了過來。】

          吳興華:歡迎你啊山貓,你現在扮演真角色,覺得怎么樣?繳了山貓的槍和腰里的配槍)

          山貓:讓我來解釋一下,你可能誤會了。

          吳興華:我什么都清楚了,我只告訴過你什么時候和指揮部聯系,沒有任何人知道,可日本人卻輕而易舉的得到了情報。

          這時,肖建剛、周建軍和胡小兵拿著日軍的軍裝和繳獲的槍支彈藥從山溝里跑了過來。吳興華將繳獲山貓的槍丟給了跑過來的肖建剛。】

          吳興華(對山貓):走。

          山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干嘛還和王正蘭作戲?為什么不立刻殺死我?

          吳興華:我需要你活著,來完成我們的計劃,上車。

          【吳興華將山貓押上了卡車的駕駛室。】

          卡車起動了,并沿著山路朝山外駛去,坐在車廂里的隊員們放下了車后的篷布。】

          【吳興華穿著日軍軍裝駕駛著卡車,肖建剛穿著日軍軍裝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監視著坐在中間的山貓。卡車快速地朝鷹堡駛去。】

           

          場次29   卡車駕駛室內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山貓、肖建剛

          【吳興華駕駛著卡車快要到達鷹堡時,便向坐在一旁的山貓交待著。】

          吳興華:山貓,如果你不老實,就立刻殺死你。

           

          場次30   東北,鷹堡基地外、內  

          出場人物: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宮崎秀樹、齋藤、日軍士兵們

          【吳興華駕駛著卡車來到了鷹堡外的檢查站,他停下車來與日軍哨兵對著口令。】

          吳興華:貓。

          日軍哨兵:山貓。

          【日軍哨兵抬起了攔桿,吳興華駕駛著卡車駛進鷹堡基地,來到基地操場上的一座碉堡前停了下來。】

          吳興華(對山貓):我和王正蘭、工程師做你的俘虜,你帶我們去見宮崎秀樹。

          肖建剛(拿著刀在山貓的臉上比劃著):小鬼子,你如果敢玩陰的,我會在你背后干掉你,你最好老實一點。

          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紛紛下車。吳興華、秦發樹、王正蘭佯裝山貓的俘虜,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佯裝山貓的部下并看著山貓。山貓無奈只好佯裝押著吳興華、秦發樹、王正蘭走進鷹堡基地內部,并向宮崎秀樹的辦公室走去。周建軍、胡小兵跟著山貓并列行走著,肖建剛跟在山貓的身后,目不轉睛的怒盯著山貓,他的匕首藏在了他的衣袖里,時不時的玩弄著。

          在辦公室里,宮崎秀樹低著頭坐在辦公桌前寫著什么。這時,吳興華、周建軍、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王正蘭、山貓一行七人浩浩蕩蕩走了進來并關上了門。】

          宮崎秀樹(以為山貓成功抓到了俘虜而頭也不抬):你還是來晚了。

          【吳興華拔槍走到宮崎秀樹的面前,并用槍頂著他的太陽穴時,他才猛地站了起來,打量著吳興華,不一會兒,面露震驚:“是你。”】

          吳興華:不錯,我們是準時來的。宮崎秀樹,我不需要自我介紹了,我的檔案材料你是了解得很清楚的。(一邊說著一邊繳獲了宮崎秀樹身上的配槍和子彈扔給了王正蘭)

          宮崎秀樹:你發瘋了。(憤怒質問山貓)山貓,這是怎么回事?你通敵是不是?

          山貓:我沒有,我不來他們就會殺死我的。

          宮崎秀樹:那又怎么樣?你不是宣過誓要效忠天皇陛下嗎?

          【吳興華看到宮崎秀樹剛才寫的東西,原來宮崎秀樹寫的是山田乙三將軍視察鷹堡的日程安排表,比如飲食起居的安排等等,心里頓時有了主意。吳興華拿起桌上的電話遞到宮崎秀樹的面前,語氣嚴厲道:“宮崎秀樹,你現在命令你所有部隊全部集合在鷹堡外的操場上,迎接將軍的到來,沒有你的命令,誰也不許離開隊伍,下命令。”】

          宮崎秀樹:你怎么知道我們的將軍要來?

          吳興華:看看你寫的東西,我是懂日語的,快點下命令。

          宮崎秀樹:你要干什么?(看了山貓一眼)

          山貓:屈服吧宮崎大佐,死了也沒有用。

          吳興華(嚴厲地):你再拖延,就要你的狗命。(用槍口猛地戳了戳宮崎秀樹的太陽穴)命令集合,快。

          【宮崎秀樹猶豫了片刻,便從吳興華的手里接過了電話。】

          宮崎秀樹(怒視著山貓):山貓,你是大和民族的恥辱敗類,更是天皇陛下的恥辱敗類,你將付出巨大的代價。(看了吳興華一眼,便開始撥打電話)齋藤,我是宮崎秀樹,你現在命令所有部隊全部集合在鷹堡外的操場上,迎接將軍的到來,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離開隊伍。說罷正要放下電話)

          【吳興華再次用槍戳了戳宮崎秀樹的太陽穴,小聲用日語道:“包括鷹堡內的所有哨崗、哨衛和全體士兵。”】

          宮崎秀樹(再次拿起了電話命令齋藤):還有,包括鷹堡內的所有哨崗、哨衛和全體士兵。

          【這時,守衛鷹堡的全體日軍部隊包括鷹堡內的所有哨崗、哨衛和全體士兵全部集合在鷹堡外的操場上并排好隊、站好隊,等待宮崎秀樹的下一步命令。】

          【肖建剛打開門走出辦公室來到鷹堡基地內部,發現整個鷹堡基地內部空無一人。肖建剛回到宮崎秀樹的辦公室對吳興華道:“隊長,小鬼子都集中在操場上了,整個王八窩空無一人。”】

          吳興華:很好,我們現在執行任務。(對宮崎秀樹):王八蛋,我們被你們繳獲的炸藥放哪了?

          宮崎秀樹明白吳興華的意圖而決定閉口不說死扛到底,為天皇盡忠。

          吳興華(怒瞪著宮崎秀樹):狗日的,不說是不是?(對肖建剛)肖建剛,給他來點顏色瞧瞧,我就不信他能像石頭一樣硬扛到底。

          【肖建剛拔出刀擲向宮崎秀樹。飛刀不偏不倚而刺穿宮崎秀樹的右手掌心。宮崎秀樹捂著被刀刺穿的傷手先是發出一聲慘叫,隨后像頭被殺的豬似的痛苦哀嚎、呻吟。】

          【山貓看著自己的長官那痛苦不堪的樣子而面露同情和難過。】

          吳興華(對宮崎秀樹怒吼道):還他媽不說是不是?

          宮崎秀樹依然閉口不說死扛到底。

          吳興華:肖建剛,給我刺爆他的一只眼珠,我今天還就不信治不了這小鬼子。

          【肖建剛拔出刀走向宮崎秀樹。】

          山貓(動了惻隱之心):等等,我知道炸藥在哪,不要傷害我們的大佐。

          【肖建剛停下腳步,收起刀。】

          吳興華:在哪?

          山貓:在實驗廢品室里,我愿意帶你們去,你們不要傷害我們的大佐。

          吳興華:小鬼子,你要是敢欺騙我們,我就讓你一輩子成瞎子。胡小兵,肖建剛,你們帶著老秦去取炸藥。老秦,你一定要幫助我們。周建軍,你把這頭日本豬綁起來,讓他給他所謂的鷹堡陪葬。

          【周建軍拿著繩子動手捆綁宮崎秀樹。】

          【胡小兵,肖建剛,秦發樹跟著山貓走出辦公室前往實驗廢品室取炸藥。

          【在實驗廢品室內,小分隊們成功取到了炸藥,同時看見了死去且被喪心病狂的日軍731部隊制成標本浸泡在玻璃缸里的同胞尸體,秦發樹感受到了日軍的兇殘狠毒而備受良心的譴責,決心幫助小分隊炸毀鷹堡,同時他失去理智與山貓打了起來。山貓挨著打的同時不敢還手,害怕被胡小兵、肖建剛當場開槍擊斃。憤怒的秦發樹將山貓摁在地上,雙手死死掐著他的脖子悲憤道:“我掐死你這畜牲,我掐死你這畜牲…”】

          【胡小兵,肖建剛不明所以,急忙上前拉開憤怒的秦發樹。】

          胡小兵(拽著秦發樹的胳膊):秦叔,秦叔,冷靜,冷靜,這怎么回事?怎么打起來了?

          秦發樹(冷靜下來,手指著浸泡著我同胞尸體的玻璃缸憤怒道):你看看這幫畜牲干的事,你好好看看,那里面還有小孩啊。(悲憤的哀嚎著)我的老天爺啊,這幫畜牲啊,天殺的畜牲啊。(跪在地上難過的抽泣著并捶打著地面)

          胡小兵(扶起秦發樹勸慰道):秦叔,別難過,我是個基督教徒,我相信因果報應,小鬼子遲早會遭到報應的。

          肖建剛(不屑的對秦發樹):既然你良心發現知道愧疚,那你為什么不幫助我們炸毀鷹堡,反而消極應付?害我看著你。

          秦發樹(抹了抹臉上的淚水,故作堅強回應肖建剛):我決定幫助你們炸毀鷹堡。

          【鷹堡基地內部大廳內,胡小兵背著炸藥與肖建剛、秦發樹、山貓來到一根柱子旁。】

          秦發樹(指著這根柱子告訴胡小兵):這跟柱子就是鷹堡基地的心臟承重梁,只要炸毀它,主干就沒了,鷹堡基地就會坍塌被土壤沙石埋葬。(仔細查看了下柱子)不過這根柱子好像被狡猾的鬼子施加了混泥土加固,可惜我們的炸藥不能炸毀它。

          胡小兵(看了看日軍的迫擊炮對秦發樹):秦叔,我們可以用迫擊炮炮彈來增強爆炸的威力。

          秦發樹: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我們現在馬上安置炸藥。

          肖建剛:你們在這安置炸藥,我把山貓帶到隊長那去告訴他情況。(押著山貓走向宮崎秀樹的辦公室)

          【秦發樹,胡小兵在承重梁周圍安放炸藥,同時將日軍所有迫擊炮炮彈集中在一起,增強爆炸的威力。】

          【在宮崎秀樹辦公室內,肖建剛押著山貓走了進來。】

          肖建剛(對吳興華):報告隊長,工程師良心發現決定幫助我們炸毀鷹堡,還指出了炸毀鷹堡的要害處,現在胡小兵和工程師在鷹堡要害承重梁安放炸藥,可惜被我們繳回的炸藥不夠炸毀承重梁,不得不用小鬼子的迫擊炮炮彈來增加爆炸的威力。

          吳興華:好極了,我們現在去幫助胡小兵和老秦。周建軍,你把山貓捆起來做鷹堡的陪葬品,然后你來幫忙。王正蘭同志,你負責看著他們,必要的情況下就開槍,不要猶豫。(跟著肖建剛走出辦公室前去幫忙)

          【周建軍用繩子把山貓捆綁起來后也走出辦公室幫忙。】

          【王正蘭持槍看著宮崎秀樹和山貓。】

          【在勝利在望的喜悅時刻,周建軍和肖建剛化解了他們的誤會。忽然,山貓趁王正蘭不備拉響了警報,日軍混亂地沖進鷹堡基地,小分隊和日軍展開了激烈戰斗。胡小兵和周建軍中彈倒下,為國捐軀。秦發樹給吳興華,肖建剛和王正蘭指明了逃出鷹堡基地的暗道并用槍逼他們離開,看到抗戰勝利的那天。隨后秦發樹痛苦地跪在已被制成人體標本并浸泡在玻璃缸里的同胞面前贖罪,他抱起引爆器。宮崎提著沖鋒槍向他迎面沖來,這時再也不容遲疑,秦發樹毅然按下了引爆器,伴隨著一連竄驚天動地的巨響,鷹堡基地被炸毀,整座大山都被炸塌了,傾倒下的沙石和泥土將日軍全部埋葬,秦發樹也壯烈犧牲了。】

           

          場次31   東北,山路上   日

          出場人物:山田乙三、洞井太郎、渡邊、日軍士兵們

          【山地團團長井太郎迎接視察鷹堡的山田乙三將軍行軍在山路上,他們也聽到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發現鷹堡基地被徹底炸毀。山田乙三將軍震驚的同時又沮喪地對井太郎說道:“井少佐,我們失敗了。”山田乙三將軍知道,鷹堡被炸毀,預示著他麾下的關東軍部隊將遲早被蘇軍全殲。負責守衛鷹堡的司令官洞井太郎看著自己的基地被炸毀而愧對天皇和將軍,他當場拔出槍飲彈自盡。】

           

          場次32   東北,鷹堡基地外的平原上   日

          出場人物:吳興華、肖建剛、王正蘭

          【完成了任務已成功撤出鷹堡基地的吳興華雖然痛失戰友和良心發現的工程師秦發樹而悲痛不已,但他看到了即將到來的更大勝利。】
          【屏幕現字:凌晨時分,蘇軍順利出兵東北殲滅了關東軍,抗戰勝利。】

           

          全劇終

          謝謝欣賞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ok0410.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小草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