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b15f"></sub>
    <sub id="bb15f"></sub>

          <sub id="bb15f"></sub>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ok0410.com
          重點推薦劇本
          健康飲食拒絕垃圾食品小品劇本(不
          鄉村振興示范景區話劇劇本《農村
          小學生不良飲食習慣小品劇本(不一
          旅游團導游小品劇本《農村好風光
          音樂舞蹈詩朗誦《你的樣子》
          醫患關系的類型心理劇劇本《老頭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消除貧困日脫貧小品劇本《項目脫貧
          反應農村婦女素質的小品劇本《好鄰
          油庫音樂劇劇本《我為祖國獻石油》
          政府對疫情影響嚴重的餐飲行業扶持
          世界郵政日宣傳小品劇本(小站大愛)
          立家規傳家訓樹家風小品劇本《我家
          文明城市創建音樂劇劇本《做文明市
          中秋節晚會表演超級感人小品劇本《
          適合國慶表演的洪災正能量小品劇本
          關于旅游題材的搞笑小品劇本《養生
          愛護牙齒小品劇本,保護牙齒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劇本,洪水劇本《我是黨員》
          加油站音樂劇劇本《親情加油站》
          部隊退伍小品劇本,部隊歡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劇劇本,新冠疫情護士情景劇
          關于新冠疫情的劇本,疫苗接種情景劇
          煤礦環保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眼科醫生音樂劇劇本(醫路有你)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家庭矛盾小品劇本《我家有本難念的
          燃氣安全檢查知識宣傳教育小品《燃
          鐵路感人的情景小品劇表演劇本(光榮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歷史電影劇本 > 神來之筆
           
          授權級別:授權發表與使用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歷史電影劇本   會員:lihuai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9/22 13:38:13     最新修改:2020/9/23 9:06:19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ok0410.com 
          電影劇本名:《神來之筆》
          (原創劇本網)作者:東方無敗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神來之筆

          謹以此獻給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

           

          1、日,外,秋末、東北,1948年。

              一片高粱葉被風吹起,在天空中飄飛。

          俯瞰,收割過的高粱地上是東北野戰軍上千門的重炮陣地。

          一個高舉紅色令旗的指揮官面色凝重。

          那片高粱葉在他眼前飛過,落在地上。

          令旗揮下,嘴里大喊到:“放!”

          上千門大炮同時開炮,炮彈飛出彈膛,在天空中像雨點一樣。

           

          2、日,外。

          錦州城外國軍防御陣地。背后的城門有錦州二字。

          炮彈呼嘯著落下,頓時到處是爆炸的塵土和炮彈飛起的國民黨士兵。

          字幕、畫外音:1948年9月12日,在中國歷史上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遼沈戰役打響,10月15日,東北解放軍攻克錦州,整個東北大門封閉,圍殲東北五十萬國民黨軍隊的遼沈戰役進入白熱化。

           

          3、日,外,重炮陣地。

          一個旋風刮來,那片落在地上的高粱葉被風旋起。

          高粱葉從揮舞令旗的指揮員眼前飛起。

          揮動令旗的指揮員抬頭看了一眼飄飛的高粱葉。

          高粱葉在天空飛舞著,劃過的痕跡顯現出片名:神來之筆。

           

          4、日,野外。

          一幫東北野戰軍戰士正在固定搭建好的帳篷。

          一輛美式吉普快速開過來,車停住,韓先楚從車上跳下來。

          韓先楚走到帳篷門口,看到邊上正在砸樁的士兵。

          韓先楚:可以進去了嗎?

          士兵:首長,一點問題沒有!

          韓先楚拍了士兵肩膀一下,走進帳篷,后面跟著幾個干部也走進帳篷內。

           

          5、日,帳篷內。

          韓先楚和幾個參謀走進帳篷,大家忙碌起來。

          韓先楚站到桌邊,一個參謀趕緊打開地圖攤開在桌上。

          地圖特寫:圖上面有紅藍筆畫著敵我位置。

          參謀給給他放大鏡,韓先楚在地圖上看著,放大鏡停在了一個點上。

          韓先楚:尹科長,我們現在的位置。

          尹科長:北鎮縣閭陽鎮。

          韓先楚:我們已經進入戰場,通知各部隊,原地休息,縱隊和各師迅速向黑山方向派出偵察部隊。

          尹科長:是!

          韓先楚拿放大鏡點了點地圖。

          韓先楚:你看這個位置。

          尹科長:胡家窩棚?司令員,你選的是胡家窩棚。

          韓先楚:我看這是個幾百戶人家的村莊,靠近公路,西北兩面是高地,把這個地方給我拿下來,這里至少是敵人的一個補給點,我們就從這里切進去,從腰中間給他剜下一塊肉來,這樣對廖耀湘就是個沉重的打擊。哪個部隊離胡家窩棚最近?

          尹科長:7師21團在白臺子,距離胡家窩棚45里地。

          韓先楚嘴里念叨著:21團,就是他了!給我直接要21團毛世昌。

          一個參謀要通電話,遞給韓先楚。

          韓先楚:毛世昌嗎?

          電話里:我是毛世昌,司令員,有什么指示?

          韓先楚:你立即派出一個加強營,急行軍趕往胡家窩棚,讓副團長徐銳帶隊,給他配一個炮連,帶上偵察排,務必盡快拿下胡家窩棚,明白嗎?

          電話里:明白,我派3營去,打錦州的時候3營是預備隊,人員齊整,請首長放心!

          韓先楚:告訴徐銳,馬上出發!明天上午十點鐘之前,必須占領胡家窩棚。

          電話里:是!明天上午十點之前拿下胡家窩棚。

          韓先楚放下電話,又看看桌子上的地圖。

          尹科長:司令員,還有什么指示?

          韓先楚:通知所有部隊,迅速向胡家窩棚一帶集結。

          尹科長:是!

           

          6、下午,外,河邊。

          東北解放軍的隊伍從身邊匆匆走過。

          徐銳和李德章和俞璽和、王玉軍、李秀民坐在地上。

          徐銳指著地圖,在布置戰斗任務。

          徐銳:就是這,李營長你和俞連長回去帶領八連立即出發,我和七連九連隨后等

          師部炮連上來。告訴戰士們只要帶上槍支彈藥,其它的東西統統扔掉,輕裝前進,都明白了嗎?

          幾個人同聲:明白。

          一個戰士跑步過來。

          戰士:報告!副團長,師部炮連到了。

          炮連連長李德山走過來,向徐銳敬禮。

          李德山:徐團長,奉師部命令,炮連前來報到!

          徐銳:好!李連長,正在等你們就到了,我們立即出發,向胡家窩棚方向前進,

          幾個人敬禮:是!

          三個連長說完匆匆而去。

          徐銳:李連長,你們連現在在什么位置?

          李德山:已經到了,一共十幾個人都在這,師長接到韓司令員命令,讓我們跑步個你們會和。

          徐銳:好,我們馬上出發,七連在前面兩公里,我們與七連一起行動。走!

          李德山:炮連注意,出發!

           

          7、傍晚,外。八連宿營地。

          俞璽和看了一下躺在山坡上的戰士們,都在酣睡之中,一個戰士站崗警戒。

          俞璽和:緊急集合!

          正在睡覺的戰士們一下全都站起來,很快背著行李排成三隊。

          俞璽和:同志們們,攻打錦州的戰役我們營做預備隊,看著別的部隊立功,大家著急上火,這次我們營作為縱隊的先鋒迅速趕往胡家窩棚,而我們連又是全營的先鋒,拿下胡家窩棚保證縱隊順利投入圍殲廖耀湘兵團的戰斗。上級要求我們偵察前進,占領胡家窩棚制高點西山、北山和白沙河東大橋。為全縱隊投入戰斗占據有利位置,大家有沒有信心!?

          全體戰士大聲:有!

          俞璽和:現在請營長講話!

          李德章:現在聽我命令,除去槍支彈藥,其他東西全部扔掉。

          戰士們把身上的背包行李扔到隊列后,重新排好隊。

          李德章:同志們,我們這次執行的是夜間突襲行動,按照上級的指示,明天十點鐘之前必須占領胡家窩棚,戰斗的重要性剛才俞連長已經都說了,我就不用啰嗦了,就是一句話,不論花多大代價,一定在明天十點之前拿下胡家窩棚,保證縱隊投入戰斗,消滅廖耀湘。現在聽我命令,任炳全!

          任炳全:到!

          李德章:你們二排打頭,我帶一排在中間,連長和三排隨后,出發!

           

          8、夜晚,外,小河邊。

          任炳全揮了一下手,低聲:快!

          二排在夜色中前進到小河邊,趟水跑步沖過小河,繼續往前跑步前進。

          任炳全正往前快速跑著,狗蛋兒跑到他身邊。

          狗蛋兒:排長,我餓了。

          任炳全:忍著,到了地方再吃。

          狗蛋兒兒:連長說輕裝前進,我把饅頭扔了。

          任炳全:我說狗蛋兒兒,讓我怎么說你呀?輕裝前進,是讓你扔掉行李,也沒讓

          你把饅頭也扔了,你這孩子真是的。

          狗蛋兒:都怪連長沒說清楚,我就把饅頭也掏出來扔了。

          任炳全:你還怪連長,好了,我口袋還有一個,到了地方我給你。

          狗蛋兒兒:謝謝排長,以后你能不能以后叫我大名,別一口一個狗蛋兒的,我都是管你叫排長,不管叫你三叔。

          任炳全:好了,就你事兒多,以后我就叫你任曉飛同志,行了吧?

          狗蛋兒兒:我就是叫任曉飛,不叫狗蛋兒兒。三叔,你聽前面有聲音。

          任炳全擺了一下手,戰士們停了下來,他側耳聽著。

          遠處有隱約的槍炮聲,耳畔中傳來越來越大的腳步聲音和車輛聲音。

          任炳全低聲命令:尋找有利地形,準備戰斗!

          戰士們迅速散開,在慢坡頂部隱蔽,槍口對著聲音來的方向。

          李德章跑上來,警惕的看著前面。

          李德章:怎么停了?

          任炳全:營長,你看。

           

          9、夜,外,野地里。

          潰逃過來的國民黨部隊散亂的在向前進。

          前面是一輛美式吉普車開著燈在收割后的莊稼地里疾馳。后面跟著大隊的車輛和

          隊伍,完全沒有隊形的向坡上涌來。

          吉普車上站著的軍官揮舞著手上的棍子。

          軍官:快點兒!媽的,逃命還這么慢。

          幾輛卡車駛來,上面拉的是武器彈藥。

          一些士兵看車拼命往車上扒,押車的士兵用腳踢往上爬的士兵。

          一個士兵躲閃不及,被汽車碾壓在車輪下。

           

          10、夜,外,田埂邊,坡上。

          一排三排的戰士正在向坡頂跑過來。

          李德章:趕緊隱蔽,俞璽和,讓大家選擇有利位置,準備戰斗!剛子,架炮!

          任炳全:乖乖,營長,看這陣仗,至少是一個師呀!打嗎?

          俞璽和:是呀營長,打不打?

          李德章:怎么不打!?看樣子是國軍71軍,從黑山方向逃過來的,今天碰上咱們

          71師,讓他們領教一下咱們71師八連的厲害!

          任炳全:營長,我打那個指揮官。狗蛋兒兒,把槍給我。

          狗蛋兒兒:排長,你又叫我小名兒。

          任炳全:任曉飛同志,把槍給我。

          狗蛋兒兒把槍遞給任炳全,任炳全推彈上膛,舉起槍瞄準車上的那個軍官。

          李德章:打!

          任炳全扣動扳機,吉普車上的指揮官中彈栽到車下。

          李德章:任炳全,有你的,槍法不錯!

          任炳全:那當然,我可是咱們團的神射手呢。

          戰士們一起向敵群中開火,國民黨士兵中彈倒下,隊伍散亂,掉頭向回跑。

          剛子把迫擊炮彈裝進彈膛,炮彈飛出在敵群中爆炸。

          八連戰士們繼續射擊,國軍很快就退后跑遠。

          任炳全:營長,這還沒過癮呢,他媽這幫孫子就跑了。

          李德章:我們隨后跟著,前面再有五公里就是胡家窩棚。估計我們在這打個阻擊戰,徐團長他們很快也就上來了。

          四虎跑過來:報告連長,我們剛才碰到三個老鄉。

          李德章:人呢?

          四虎:老鄉,你們過來。

          三個老鄉走過來,其中一個:長官好!

          李德章:你們怎么和國民黨的隊伍在一起。

          老鄉:他們抓我們帶路的。我們帶到胡家窩棚,趁他們沒注意,就跑了出來。剛跑到這,就看見國軍潰退下來了。

          李德章:胡家窩棚?

          徐銳帶著七連和炮連跑了過來。

          徐銳:李德章,剛才什么情況?

          李德章:國軍71軍潰逃下來,我們碰個正著,就打了一下,結果這幫玩意兒真沒用,我們槍炮一響他們掉頭就跑,還沒打幾下,就跑遠了。

          徐銳:不要戀戰,我們的目標是胡家窩棚。你們連馬上繼續前進。

          李德章:是!團長,這里有三個老鄉,他們剛從胡家窩棚出來。我正想跟他們了解一下那邊的情況,你們就上來了,老鄉,這是我們團長。

          徐銳和三個老鄉握手,三個老鄉受寵若驚的樣子站在一邊。

          徐銳:老鄉,你們是剛從胡家窩棚出來吧?

          老鄉甲:是。

          徐銳:胡家窩棚那邊有多少國軍?

          老鄉甲:這可說不上來,不過有很多小汽車,很多別手槍的,對了,聽說村里的老百姓的房子大多數都被軍隊征用了,讓老百姓出去投親靠友。

          徐銳:還有嗎?

          老鄉乙:哦,一個院子里立著一根高高的桿子,我估計有五六丈高。

          老鄉丙:白沙河河邊上有一排大炮。

          老鄉乙:我們是吳家屯的,國軍要我們帶路,帶完路,我們偷偷跑回來了。

          老鄉甲:國軍說是要往沈陽撤呢。到了胡家窩棚,結果東頭白沙河大橋被他們大炮車壓壞了,炮車掉河里走不動了。

          徐銳:胡家窩棚是國軍哪個軍頭?

          老鄉乙:“那可不清楚。反正村里頭是兵少官多,帶手槍的官多,小汽車多,電話線多的去了,在地上密密麻麻的直絆腳。

          徐銳:老鄉,謝謝你們,趕緊回家吧。

          老鄉丙:不用謝,我兒子就在咱們隊伍上,在六縱。

          徐銳:既然這樣那就什么都不說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趕緊回家,路上小心點,現在到處都在打仗。

           

          11、夜,土坎后面。

          地圖攤在地面上,四角用土塊壓著。

          徐銳拿著手電筒照著地圖。

          李德章、李德山、俞璽和、王玉軍、李秀民蹲在地上聽徐銳布置。

          徐銳:你們看,這是胡家窩棚,北邊是山,東邊是白沙河大橋。按照三個老鄉說

          的,胡家窩棚里邊軍官多、小汽車多、電話線多,那里一定是敵人的一個指揮部,我判斷最低是個師指揮部,極大的可能是個軍指揮部。按照韓司令員交給我們的任務,就是占領胡家窩棚保證縱隊和師的主力投放戰斗,剛才老鄉說敵人是要往沈陽方向跑,我們既然來了就不能讓他們跑掉,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打進去,把敵人指揮機關砸爛!敵人的指揮機關沒了,他們就會亂套,明天主力部隊開過來就可以大量地消滅敵人!現在聽我命令:8連插到村東,占領白沙河東大橋,斷敵退路。7連先占領北山,得手后,立即打進村內,要不顧一切插進胡家窩棚村內,炮連支援七連打北山,然后向村子里開炮,爭取砸爛敵人的指揮機關,保證我們縱隊、師主力趕到投入戰斗。我強調一句:要不惜一切代價,就是都死在這,也要完成韓司令給我們的任務!

          李德章、李德山、俞璽和、王玉軍、李秀民:明白!

          徐瑞和幾個人都站起身正要出發,一陣吵吵聲音傳過來,其中一個是女的。

          徐銳:怎么會有女的?

          任炳全和一個女戰士走過來。

          任炳全:團長,不能讓她跟著我們,這是打仗,弄個老娘們跟著怎么回事兒。

          徐銳看看女戰士:你怎么來的?

          謝艷梅敬禮:報告徐團長,我是軍報記者謝艷梅。

          徐銳大聲吼道:你怎么來的?誰讓你來的!?

          謝艷梅見徐銳發火,嚇得有點發毛說話聲音很小。

          謝艷梅:我在三營采訪,你們出發我就跟著來了。

          徐銳:你這是瞎胡鬧,你一個記者湊什么熱鬧?我們這是行軍打仗,前面就是戰場,誰照顧你?

          謝艷梅:我又不讓你們照顧,我跟你們急行軍四十多里路我也沒掉隊。

          徐銳:那也不行,你立即回去!

          謝艷梅哇的一聲哭了:徐團長,你欺負人!部隊都在行動,你讓我去哪?

          徐銳愣住了:這......

          謝艷梅還是哭。

          徐銳吼道:別哭了!

          謝艷梅嚇得立即止住哭聲,呆呆的看著徐銳。

          徐銳:衛生員!

          董新:到!

          徐銳:給你找個幫手,軍報記者,讓她跟你在一起,記住,別把她丟了。

          董新:是!

          謝艷梅立即破涕為笑。

          謝艷梅:謝謝徐團長。我也會開槍,說不定也可以幫你們殺幾個敵人呢。

          徐銳:會開槍就能殺敵人,你以為是殺雞呀?去吧!

          董新:走吧。

          看著董新和謝艷梅走了,徐銳對李德章幾個人搖搖頭。

          徐銳:這叫什么事嗎?出發!

           

          12、夜,外,村莊邊。

          李德章帶領八連悄悄的在行進,在村外野地里停了下來。

          任炳全:營長,這里就是村東南,你聽,那邊好像在打炮。

          李德章:估計那邊是個炮兵陣地,任炳全你帶二排從東邊先摸過去搞他一家伙。

          如果可能就把它端掉,俞連長你帶三排去村西,占領西山那幾塊高地,我帶一排去占領東大橋。

          俞璽和:任炳全,等一下,營長,團長說讓我們負責占領白沙河東大橋。我們這

          樣做?......

          李德章:這樣做怎么了?你看西面有幾處高地,我們拿下來,就可以控制村西村

          南大部分地區。戰場就是要靈活機動。再說,西山上有敵人,不拿下來我們向村里沖的時候,西山上的敵人正好可以壓制住我們。就按我說的辦,一切后果由我承擔!執行命令!

          俞璽和:是,三排,跟我來!

          任炳全一揮手:好,二排,跟我來!

           

          13、夜、外、河邊。

          李德章和一排長蹲在河邊商量怎么進攻。

          李德章:你看橋頭這邊有敵人守著,那邊也有人守著,我們如果打一面,那面立

          即就會支援,即使不支援,那邊也就提前做好了準備。

          一排長:營長我們分開行動,我帶一班繞到橋上游,渡河過去,我們接近橋那邊

          的敵人以后一動手,你和二班三班在這邊就上橋,我們同時動手,這樣敵人就沒法兩邊互相支援,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李德章:好,不過橋那邊的敵人好像是多一點兒,橋兩邊有工事,你帶一班二班

          過去,這邊我帶三班。好吧?沒問題就開始行動。

          一排長:好,一班二班,走!

           

          14、夜、外、河邊。

          一排長帶著一班二班沿著白沙河快步往前走著。

          一班長:排長,我看這段河道寬一點兒,誰應該比較淺,我們就在這渡河吧?

          一排長:好,大家脫衣服,過河。

          戰士們把衣服脫下來,開始渡河。

          一排長:小心腳下!

          水沒過戰士們的胸口,一個戰士歪了一下,倒在水里,一排長趕緊伸手拉住。

          十幾個人慢慢渡過白沙河,來到岸上,穿上衣服。

          一排長:大家注意,盡量別發出聲音,走!

           

          15、夜、外、橋頭。

          站崗的國軍士兵開在橋邊,不斷地打瞌睡。

          李德章帶著戰士們悄悄地接近橋頭,哨兵沒發現。

          李德章做了一個手勢,一個戰士躍起沖到哨兵身前,一刀將哨兵刺中。

          戰士將哨兵放在地上,拿起哨兵的槍,站在橋邊。

          李德章一揮手,迅速來到橋邊敵人宿營的帳篷外邊。

           

          16、夜、外、橋頭。

          一排長和戰士們悄悄的接近橋頭。

          敵人的哨兵發現了一排長他們。

          哨兵:干什么的?

          一排長:喊什么?看不出是老子呀!?

          哨兵:你誰呀?

          一排長迅速沖到哨兵身邊,哨兵打開手電筒。

          哨兵:共軍!

          一排長一槍打倒哨兵。橋邊上工事里的國軍士兵聽到喊聲、槍聲趕緊起來。

          一排長:打!

          戰士們沖到敵人工事里,開槍掃射,國軍士兵反應不及,紛紛被打死。

           

          17、夜、外、橋頭。

          橋對面的槍聲響起,李德章一揮手,兩個戰士手榴彈拉弦扔進了帳篷里。

          爆炸聲響起,帳篷里一片慌亂,國軍士兵從帳篷沖出來。

          李德章:打!

          戰士們一起開槍,帳篷里出來的國軍士兵全部中彈倒地。

          一個國軍士兵剛出來又把頭縮了回去。

          李德章抬手一槍將士兵擊斃。

          李德章:你們被包圍了,出來!繳槍不殺!

          帳篷里國軍士兵喊道:別開槍,我們投降!

          一排長:把手舉過頭頂,一個個走出來!

          “噠、噠、噠!”一排子彈透過帳篷打出來,一個解放軍戰士中彈倒在地上其他人

          趕緊臥倒,帳篷里射出來子彈在他們頭頂飛過。

          李德章:媽的!騙老子,手榴彈!幾個戰士一齊把手榴彈扔進帳篷。

          帳篷里發出劇烈的爆炸聲和嚎叫,帳篷也坍在地上起火。

          李德章走上橋,往對面看著,橋那邊的槍聲也停了下來。

          李德章:一排長!什么情況?

          一排長在對面:營長!一個不剩,全部解決!

          李德章:好,你們就守在那邊!

          一排長在對面:營長!知道了!

           

           

          18、夜,外,土崗上。

          任炳全和二排戰士們沖到土崗,探頭向土崗下看去。

          前面是一條河,河上有一座小橋。

          狗蛋兒彎腰來到任炳全身邊:排長,下邊這幾棟房子都是空的,老百姓都跑了。

          一輛卡車開著燈正從村子里駛出。車上拉的都是國民黨軍官。

          任炳全彎腰到機槍手田四虎身邊,低聲告訴他怎么辦。

          任炳全:四虎,瞄準開車的。

          田四虎:排長,已經瞄準了。

          任炳全:過了小橋就開槍,我們跳下去抓一車活的。

          車已經開過小橋。田四虎扣動扳機,一個點射,司機中彈,車猛地跑偏,撞在土堆上停住,車上的國民黨軍官擠成一團。

          任炳全一招手,帶著戰士們沖了過去,槍口對準車上的軍官。

          戰士們:繳槍不殺!

          任炳全大喊:下來!

          軍官一個個從車上跳下來。

          任炳全:呵呵,三十三個軍官,收獲不小呀。

          任炳全:狗蛋兒、大川!你們把他們押到那邊屋子先關起來!

          狗蛋兒、大川:是。

          狗蛋兒、大川押著俘虜向邊上的民房走去。

           

          19、夜,山坡上。

          徐銳帶著戰士們慢慢的走著,一陣槍聲傳來,徐銳趕緊示意部隊停下來。

          李德山:團長,你看,西面山上、北面山上都有敵人。

          徐銳:看到了,王玉軍!

          王玉軍:團長,我在這。

          徐銳:北山最高,可以控制整個胡家窩棚全村,你帶人拿下來。北山拿下來以后,你們就往村里打,要快!

          王玉軍:是,七連,跟我來!

          徐銳:李德山,你們就在這架炮,協助七連拿下北山。

          李德山:是!

          董新和謝艷梅跑過來。

          董新:團長,我跟著七連上去吧?

          徐銳:你上去,記者留下!

          謝艷梅:團長,為什么?

          徐銳:你是女的。

          謝艷梅:她也是女的,為什么能上?

          徐銳:這......她是衛生員,必須要上一線,你是記者,不行!何況你是女的!

          謝艷梅:徐團長,我是女的就不能上是吧?我問你,我們打的戰斗哪場分的是男

          人的戰斗,哪場是又分出來是女人的戰斗?我要上去,我可以給小董做幫手。

          徐銳:好,別說了,去吧,注意安全。

          謝艷梅:這還差不多。

          徐銳:董新同志,謝記者給你做幫手,但是她的安全也就交給你了。

          董新:放心吧團長,我死了也不能讓她死。

           

           

          20、夜,內,九兵團臨時司令部。

          廖耀湘在地圖前面盯著。

          參謀長走到廖耀湘身邊,看看地圖。

          參謀長:司令,你要不要休息一會兒?

          廖耀湘擺了擺手,指了指營口位置。

          廖耀湘:參謀長,南下營口還有多少機會?

          參謀長:司令,我認為南下營口已無可能,你看,林彪攻打錦州的六個縱隊加上

          兩個師現在已經回過頭來,正在包圍過來,南下營口,必將和林彪有一場惡戰,前景難料,我認為我們現在只剩下一條路就是回沈陽。

          廖耀湘:回沈陽?遼中一帶河流縱橫,我們這些機械化部隊難以快速行進呀!

          參謀長:衛立煌總司令來電,他已經命令工兵部隊在幾條河上都架設了多座浮橋,我們現在撤回沈陽還有很大的機會。

          廖耀湘:難呀!杜副總司令幾次催促我們南下營口,衛總司令卻讓我們回沈陽,現在的形勢是南下走不通,往東回沈陽也和可能受到林彪的東西夾擊。

          參謀長:攻打錦州的共軍要想跟上來還需要幾天時間,加上我們擁有先進的美式裝備,即使前面有圍困沈陽的共軍阻攔,突破共軍防線應該問題不大。

          廖耀湘:現在各軍都在什么位置?

          參謀長:71軍在黑山......

           

          21、夜、外、山坡上。

          任炳全帶著二排戰士來到坡頂,向坡下邊看著。

          坡下的炮兵正在開炮,震得身下的地都在顫動,

          任炳全:乖乖,1、2、3......18,18門重炮,這是個炮營呀。

          狗蛋兒:排長,你看那邊的車,一百不止吧?

          任炳全:集合!

          戰士們排成兩隊。任炳全嚴肅地看看大家。

          任炳全:同志們,三人一組,隔一門打一門,沖下去,把敵人的炮營敲掉!

              

          22、夜,外,河灘,敵炮兵陣地。

          任炳全帶著戰士們悄悄接近。

          任炳全一槍打倒正在揮舞令旗的指揮官。

          任炳全:沖啊!

          戰士們向正在開炮的國民黨士兵發起沖鋒。

          國民黨士兵紛紛中彈倒地。

          狗蛋兒沖到大炮前,一槍擊斃正要開槍的國軍士兵。

          國民黨士兵紛紛向村里逃跑。

          狗蛋兒看著大炮,手摸著炮身。

          任炳全:還看什么?快,炸掉它!

          狗蛋兒:媽的,這玩意兒怎么整?這么好的大炮,真想留下來,炸掉可惜了。

          任炳全:別廢話,快炸掉!

          狗蛋兒看到了炮膛,蹲下從后面看著,笑了。掏出一顆手榴彈,拉著火,把冒煙

          的手榴彈塞進了跑堂,一揮手關上后座,跳到邊上趴下,噗的一聲悶響,大炮當啷一聲后座被炸開。

          狗蛋兒:媽的,這么大個玩意兒,也怕手榴彈。

          任炳全喊道:狗蛋兒,快,炸別的大炮!

          狗蛋兒:好嘞!看我的吧。

          田四虎:排長,那邊那么多的小車怎么辦?

          任炳全:留著,這些都是我們的戰利品。媽的,這么多小車呀!村里一定是敵人的高級指揮部,看來我們抓的那車軍官都是小嘍啰。

          田四虎:排長,你說村里是敵人的高級指揮部。

          任炳全:沒錯!我估計弄不好就是廖耀湘!

          田四虎:乖乖,這可是大魚呀!

           

          23、夜,內,九兵團臨時司令部。

          廖耀湘在椅子上靠著打盹,槍聲出過來,他一下驚醒,猛地站起來。

          廖耀湘:哪里打槍?大炮怎么不響了?

          參謀長趕緊搖著電話

          參謀長:接炮營。吳營長,大炮怎么停了?共軍襲擊了炮兵陣地?立即組織人把

          陣地奪回來!

          參謀長放下電話走到廖耀湘身邊。

          參謀長:司令,共軍打過來,我們趕快轉移吧?

          廖耀湘:你慌什么?西邊、北邊都沒動靜,你聽槍聲,就知道沒有多少人,一定是小股共軍誤打誤撞闖進來的,告訴炮營,消滅這些小股共軍,要快!

          參謀長:奇怪,這小股共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司令,會不會是專門沖著我們來的?

          廖耀湘:不可能!共軍怎么會知道我的司令部設在這?再說,距離我們最近的共軍都在五十里開外,不可能的!一定是迷路的小股共軍誤闖進來的。

          參謀長拿起電話。

          參謀長:給我接警衛團。警衛團,你們那邊有什么情況嗎?好,沒有就好,告訴弟兄們都打起精神,把西山、北山給我守住!

           

          24、凌晨,天空。

          東邊的天際泛起了魚肚白。

          一群麻雀從村莊里飛起來,在天空中飛著,轉了一圈,又向村莊里落去。

          兩只麻雀落在了高高豎起的電臺天線上。

           

          25、凌晨、外、村西邊。

          俞璽和率領三排向山頭悄悄摸過來。在一座房子邊上停住。

          三排長:連長,你看,前面三個小山頭上都有敵人。

          俞璽和:三排長,你我各率一個班,各攻一個山頭,九班長!

          九班長:到!

          俞璽和:你率九班,進攻靠近北邊的山頭,記住,悄悄摸過去,不要過早暴露。

          九班長:是,九班,跟我來!

          俞璽和:機槍手!

          四個戰士提著機槍過來。

          機槍手:來了,連長什么指示?

          八連長:你們四個上房,呆一會兒打響,你們負責壓制山頭上敵人的火力。

          機槍手:是。

          四個機槍手爬上邊上的房頂,把機槍架起來對著西邊的山頭。

          俞璽和揮了一下手:走。小心腳下,別出聲音。

          解放軍快速向山坡上摸過去。

           

          26、凌晨、外、徐銳臨時指揮部。

          徐銳舉著望遠鏡向西山看去,望遠鏡中,三排的戰士們正悄悄接近山頭。

          一陣激烈的槍聲傳來,徐銳轉向槍聲響起的東面,看到房子后面有爆炸的火光。

          徐銳又把望遠鏡轉向北山,望遠鏡中隱約可以看到七連在半山腰。

          徐銳:李德山,瞄準北面山頭,聽我命令!

          李德山:團長,準備就緒!

          李秀民:團長,我們九連怎么辦?

          徐銳:原地待命!

           

          27、凌晨,外,炮兵陣地。

          任炳全警惕的向村莊看著。

          狗蛋兒:排長,我炸掉了六門大炮。

          田四虎:排長,我炸掉四門。

          “噠噠噠”,一排子彈打過來,一個戰士中彈倒地。

          任炳全:快隱蔽!敵人沖過來了!

          所有解放軍戰士都躲在大炮后面向村里沖出來的敵人開槍。

          任炳全:田四虎!

          田四虎:排長。

          任炳全:快去告訴營長!村里有敵人的高級指揮部!快!

          田四虎:排長,我留下,讓狗蛋兒去!

          任炳全:服從命令!快去,我們掩護你!快!

          田四虎:是!

          一大堆的敵人村里沖出來,三挺沖鋒槍向這邊掃射。

          田四虎滾了幾個跟頭,向山坡后面跑去。

          敵人喊著沖過來。

          任炳全和戰士們開槍射擊,敵人退了下去

          機關槍又掃射過來,打在炮身上發出當當的響聲。

          一個戰士中彈倒地。

          敵人又開始沖鋒。

          軍官:弟兄們,共軍沒有多少人,沖過去,殺一個賞大洋五百,沖啊!

          國民黨士兵:沖啊!

          任炳全:媽的!老子拼了!同志們,上刺刀!

          國民黨士兵沖了過來,兩軍士兵展開白刃戰。

          一個高個子國軍士兵端著刺刀向任炳全刺過來,任炳全一閃,刺刀刺在炮身上,

          冒出火星,任炳全刺刀猛地刺進高個士兵肚子。

              解放軍戰士被人數眾多的國軍士兵圍住,不斷倒在國軍的刺刀下。

          狗蛋兒端著槍被三個國軍士兵圍住,不斷后退,當的一聲,槍托頂在了大炮身上。國軍士兵:小子,放下槍,我們也優待俘虜。

          狗蛋兒雙眼冒火,猛地把槍扔向說話國軍士兵,一摸身后掏出一枚手榴彈拉著火。

          狗蛋兒:我操你媽!

          狗蛋兒往前撲去,手榴彈在幾個人之間“轟”的爆炸。

          任炳全:狗蛋兒!

          兩把刺刀刺進任炳全的胸口,任炳全瞪著眼睛槍掉在了地上。

           

          28、凌晨,山坡上。

          田四虎跌跌撞撞的跑到山坡上。

          回頭看去,炮兵陣地已經平靜下來。

          國軍士兵在歡呼。

          田四虎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哭:排長!兄弟們啊!

           

          29、凌晨、外、西山。

          俞璽和帶著幾個戰士悄悄接近山頭。

          山頭上的國軍士兵發現了。

          俞璽和和十來個戰士猛地沖上去,開槍射擊,打倒兩個國軍士兵。

          戰壕里的國軍士兵一片慌亂,紛紛跳出戰壕,向村子方向連滾帶爬的跑了。

          俞璽和:中間那個山頭,沖啊!

          一陣槍聲響起,俞璽和身邊一個戰士中彈倒地。

          俞璽和:臥倒!

          中間山頭上國軍士兵重機槍掃射過來。

          俞璽和和幾個戰士被子彈壓制抬不起頭。

           

          30、凌晨、外、屋頂。

          機槍手向西山中間山頭上的國軍開槍掃射。

          國軍的重機槍停頓了一下,接著子彈朝屋頂上掃射過來。

          一個戰士中彈,滾落房下。

          機槍手猛地站起身,端著槍掃射過去。

          一排子彈過來,機槍手中彈,栽倒房頂,滾到地上。

           

          31、凌晨、外、西山中間山頭上。

          三排長和戰士們沖進戰壕,端著槍猛掃。

          國軍士兵開槍還擊。

          解放軍戰士倒在地上。

          三排長端著刺刀猛地刺進重機槍手的后背。

          “啪!”三排長中彈,搖晃一下,直挺挺倒下。

          解放軍戰士和國軍士兵有的對刺,有的抱在一起。

          俞璽和帶著幾個戰士沖上來,對著國軍士兵開槍。

          國軍士兵見勢不妙,向山下退去。

          俞璽和向北面的山頭看去。

          北面山頭上的國軍士兵幾十人向山下跑去。

          俞璽和:打!

          戰士們一起開槍。國軍士兵紛紛中彈倒地,滾下山坡。

           

          32、凌晨、外、北山。

          王玉軍帶著戰士們已經摸到了將近山頂。

          董新和謝艷梅緊跟在王玉軍后面。

          山頂上一個哨兵在來回走著。

          戰士們彎著腰向山頂悄悄靠近。

          一個戰士腳下一滑,人向山下滾去。

          山上的國軍哨兵發現了正在上山的解放軍,開槍射擊。

          哨兵:有共軍!

          王玉軍:開火!

          戰士們向山頂上的國軍士兵還擊。

          七連向山頂上猛沖,沖在前面的中彈向山下滾去,后面的緊接著往上沖。

          山上的國軍機槍向沖鋒的七連掃射,不斷有人中彈倒下,有的中彈滾下山坡。

          七連被猛烈地子彈壓制在離山頂不遠的地方。

           

          33、凌晨,外、天已經蒙蒙亮、徐銳臨時指揮部。

          徐銳望遠鏡看著北山。

          望遠鏡中,北山的七連和國軍已經交火。

          徐銳:李德山,向北山頂開跑!

          李德山:是!開炮!

          戰士們把炮彈放進彈倉,炮彈呼嘯著飛了出去。

          徐銳的望遠鏡中,炮彈落在北山頂上爆炸,國軍陣地一片慌亂。

           

          34、清晨、外、北山坡。

          王玉軍和戰士們向山上國軍士兵開槍射擊。

          炮彈呼嘯著落在山頂爆炸。

          山頂上的國軍士兵槍聲停止,有的士兵開槍射擊,也有的士兵向山下跑去。

          王玉軍站起來揮動手槍,指揮向上沖。

          槍聲響起,沖在前面的解放軍紛紛中彈倒地。

          王玉軍:同志們,沖啊!

          山坡上的戰士們高喊著奮勇向山上沖去。

          沖上山頂的解放軍戰士向國軍士兵開槍射擊。

          散亂的國軍士兵四處奔逃。

          幾個國軍士兵舉手投降。

          王玉軍:抓緊時間清理戰場!

          一顆子彈飛過來擊中王玉軍胸口。

          王玉軍抬手一槍,正打在襲擊他的國軍士兵頭上。

          王玉軍左手摸了一下胸口,張開滿手是血,身子向后倒去。

          一個戰士奔過來,抱住:連長!

          王玉軍手一松,槍掉在地上。

          戰士:衛生員!

          董新背著藥箱和謝艷梅一起跑過來。

          董新把把王玉軍放躺在地上,猛的撕開上衣。

          王玉軍的胸口在往出汩汩冒血。

          董新低聲:他犧牲了。

          “胡說!”戰士槍口對著董新,董新一下滾到戰壕里。

          董新:連長真的犧牲了!

          戰士急眼了:再胡說,老子斃了你!

          董新:你就是斃了我,連長也是犧牲了。

          戰士崩潰了,哭喊:連長沒死,快救他!

          謝艷梅猛的給戰士一個嘴巴:你醒醒吧,連長犧牲了!

          戰士蹲在地上嗚嗚哭著:連長、連長......

          一幫戰士都跑過來,把王玉軍圍在中間哭起來。

          謝艷梅:指導員!指導員在不在?

          戰士甲:犧牲了。

          謝艷梅:排長,有沒有排長?

          戰士乙:沖鋒的時候,他們都沖在前面,都犧牲了!

          謝艷梅用手抹了一下眼淚,走出人群。

          謝艷梅走到一塊大石頭上,轉過身。

          在她的身后,太陽即將躍出地平線東邊天際發起白光。

          站在石頭上的謝艷梅,在身后白光的映襯下,形成一個剪影。

          謝艷梅堅定的:七連注意,全體集合!

          七連戰士迅速在謝艷梅身前排成三隊。

          謝艷梅:七連的同志們,連長犧牲了,指導員犧牲了,排長也犧牲了。現在我代

          理連長,全體人員現在聽我指揮!按照團長的的指示,我們的任務只完成了一半,我們占領北山以后,向村里開始進攻。我命令,一班去兩個人把俘虜押到團長那邊,剩下人的留下守住陣地,其他人跟我向胡家窩棚村里攻擊,出發!

           

          35、晨、河邊、東大橋邊。

          李德章正在和戰士們構筑工事。

          田四虎跑過來:營長!

          李德章:田四虎,你們排什么情況?

          田四虎喘著粗氣:排、排長,全、全都犧牲了。

          李德章:怎么回事,別哭,慢點說。

          田四虎:我們剛進村,就俘虜了三十多個軍官,都是當官的,關在老百姓家里了,

          再往前走,就是敵人的炮營陣地,我們攻上去把大炮都破壞了,敵人開始反撲,人太多了,排長說村里有敵人的高級指揮部,鬧不好就是廖耀湘,讓我來趕緊告訴你。

          李德章:廖耀湘?媽的,來的早不如來得巧,弟兄們,別挖了。村里有敵人的高級指揮部,我們沖過去,搗毀它!

          李德章沖到橋上,朝橋對面喊道:一排長!

          一排長:營長,你說吧!

          李德章:你那邊過來一個班,我們去村里!

          一排長:好。馬上過去。

          李德章一揮手:走!

           

          36、晨、內、九兵團前進指揮所。

          廖耀湘怒氣沖沖的把桌上的東掃到地上。

          廖耀湘:廢物!簡直就是廢物!這么幾個共軍就弄成這樣。告訴警衛團長,奪不

          回西山,讓他提頭來見我!

          參謀長要通電話:警衛團,張團長,司令命令,立即奪回西山陣地,否則提頭來見,聽清沒有?帶上火焰噴射器,一定要奪回來,保證指揮部的安全!

          廖耀湘在屋里來回踱步。

          參謀長:司令,我總覺得哪里不對勁,是不是我們要早做些防范呀?

          廖耀湘:防范什么?現在整個遼西都是戰場,哪里都一樣,呼叫空軍,讓空軍支援 ,我就不信林彪能一口把我吃下去!

          參謀長:已經聯系了空軍,現在還在休息,空軍說上午會進行偵察。然后......

          廖耀湘打斷參謀長的話:然后什么?現在都什么時候了?形勢危急!形勢危急!再聯系,讓空軍立即出動,這幫少爺羔子,仗都打成這樣了,他們還在睡大覺!

          參謀長:是!

          參謀長搖響電話。

           

          37、晨、外、西山陣地。

          俞璽和:大家趕緊加固工事,我估計敵人很快就會發動反撲。

          兩個機槍手氣喘吁吁跑過來:連長,我們來了。

          俞璽和:怎么就你們兩個,他們呢?

          機槍手:犧牲了。

          俞璽和:把機槍給我,你們去開那挺重機槍。

          機槍手:是!

          俞璽和:楚長發,通知另外兩個山頭上的人,全部集中過來。

          楚長發跑步離開:是!

           

          38、晨、外、徐銳臨時指揮部。

          徐銳:李德山!我看西山八連兵力太少,敵人一反撲,他們堅持不了多久,你帶

          炮連過去支援。

          李德山:是!炮連,收拾裝備,快!

          李秀民:團長,我們怎么辦?

          徐銳:七連已經占領北山,很快他們就會向胡家窩棚村里發起攻擊,我們從東面向胡家窩棚村里攻,它們從北面攻,兩面夾擊,搞他個地覆天翻。

          李秀民:好,可輪到我們九連了!

          炮連已經收拾好裝備。十幾個人排成一隊。

          李德山:同志們,我們現在去增員八連,守住西山,即使剩下一個人,也要保證陣地在,出發!

          兩個戰士從遠處壓著三個俘虜走過來。

          戰士:報告團長!我們抓到的俘虜。

          徐銳看看三個俘虜:你們是哪部分的?

          俘虜甲:警衛團的。

          徐銳:哪個警衛團?

          俘虜乙:報告長官,我們是九兵團警衛團的。

          徐銳:你是說廖耀湘在村里。

          俘虜甲:是,長官。九兵團司令部就在靠村西的位置。

          徐銳:村里都有那些部隊?

          俘虜丙:有九兵團司令部,一個警衛團、一個通訊營、一個火器連,還有新六軍李濤軍長的軍部,一個警衛連,一個重炮營。

          徐銳:總共有多少人?

          俘虜甲搖搖頭:不知道。

          俘虜乙、俘虜兵也搖搖頭。

          徐銳:現在放了你們,趕緊走吧。

          俘虜甲:真的?

          徐銳:真的,你們趕緊走吧,不要再當國民黨的炮灰,回家吧。

          幾個俘虜互相看了看,撒腿就跑。

          徐銳走到就連隊伍前,看看全體精神飽滿的戰士。

          徐銳:同志們,經過審問俘虜,村子里就是九兵團廖耀湘的司令部和新六軍李濤的軍部,我們現在就沖進去,打爛它,活捉廖耀湘、活捉李濤。聽我命令,出發!

           

          39、晨、內、三縱臨時指揮部。

          尹科長在地圖上做著標記。

          韓先楚撩起門簾走出帳篷。

          電話鈴聲響起。

          尹科長:是鄧師長,找韓司令,你稍等。

          尹科長掀開帳篷簾,大聲叫道:韓司令,鄧師長電話!

          韓先楚從帳篷外快步走進來,抓起電話。

          韓先楚:我是韓先楚,鄧師長,你說.......好,你們立即向胡家窩棚一帶攻擊前

          進,記住,必須占領胡家窩棚,這對于縱隊投入戰斗有重大作用!好。

          韓先楚放下電話:尹科長,通知所有人員,向胡家窩棚方向轉移。

          尹科長:部隊都在行進中,我們是不是也往前移呀?

          韓先楚:沒錯,我們也向胡家窩棚方向前進,爭取天亮以后趕到胡家窩棚。

           

          40、晨、內、東北野戰軍指揮所。

          林彪倒坐在椅子上,用椅子背支撐著下巴,面向墻壁看著墻上的敵我態勢地圖。

          屋子中間,劉亞樓在桌前接聽電話。

          劉亞樓:你再說一遍,為什么聯系不上?行軍速度太快!?好,聯系上后立即報

          告你們的位置.....

               另外一部電話響起來,劉亞樓左手趕緊抓起電話:喂,你說什么?還是聯系不上?哦、哦,我在接另外的電話。

          劉亞樓放下右手的電話。

          劉亞樓:你說,關閉電臺,六縱在搞什么鬼?繼續呼叫!

          劉亞樓狠狠掛上電話。

          劉亞樓:全亂套了,縱隊找不到師,師找不到團,團找不到營,地圖上根本就沒法標出來。六縱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一大早就關閉了電臺,到現在不知道他們在哪?在干什么?

          林彪:你急什么?亂套就對了,不到一百二十平方公里的地方,集中了我們和廖耀湘將近四十萬大軍,不亂才怪呢。通知各縱隊,不要怕亂,要大膽穿插,找不著下屬沒關系,只要能找到廖耀湘就行。讓各部隊清楚,只要是消滅敵人,營可以指揮團,團也可以指揮師,師也可以指揮縱隊嘛。

          劉亞樓:林總,那可就真的亂套了。

          林彪站起身,笑了一下走到劉亞樓面前。

          林彪:現在我們的部隊已經穿插到廖耀湘的新六軍、新一軍的中間,我們就是要遍地開花,把它們分割開來,然后再圍而殲之。

          劉亞樓:六縱始終聯系不上。

          林彪:他呀,就好耍些小聰明,不過戰場上有點小聰明還好。讓電臺繼續聯系,聯系上以后告訴黃永勝,務必截住廖耀湘退回沈陽的路線。

          劉亞樓:我們指揮部怎么辦?

          林彪:向前推進十公里。

          劉亞樓,向前十公里可就進入戰場了。

          林彪:呵呵,指揮員不在戰場上,指揮什么?

          劉亞樓:好嘞。

          劉亞樓拿起電話:警衛營嗎?王營長,林總說了,指揮部向前推進十公里!

           

          41、晨、外、胡家窩棚村東。

          李德章率領十個人向村里進攻。

          前面的道路上國軍士兵機槍掃射,阻住道路。

          李德章和戰士們趕緊隱蔽,開槍還擊。

          李德章:手榴彈!

          兩個戰士向前面扔出手榴彈,爆炸激起一團煙霧。

          李德章:沖!

          李德章和戰士們沖到敵人陣地前,開槍射擊,國軍士兵倉皇逃竄。

          李德章:沖啊!

          戰士們順著街道向前沖去。

          噠噠噠,三個戰士中彈倒地。

          李德章猛地跳過矮墻,進入一個院子。幾個戰士們也跟著跳進來。

          外面的國軍大聲叫喊道:就在這個院子里,快!包圍起來。

          李德章探出頭,向外面開槍,一個國軍士兵中彈倒地,但是吸引來的是猛烈地射

          擊,敵人的子彈打得墻頭上的土飛了起來。

          對面的國軍高聲喊道:對面的解放軍聽著,你們被包圍了,趕緊放下武器,我們

          也繳槍不殺!

          李德章罵:放你媽的狗屁!你們才被包圍了,胡家窩棚外面到處都是解放軍,你們放下武器趕快投降!

          一排子彈掃射過來,李德章趕緊躲在矮墻后面,開槍還擊。

           

          42、晨、外、山坡上。

          謝艷梅帶領七連向山下沖。

          來到一處崖邊上,謝艷梅做了一個手勢,戰士們全都停了下來。

          崖下是村莊,大院里有三排房子,院子中間架起一根高高的桿子,上面是天線。地面上是橫七豎八的電線。

          董新:這是電臺的天線。

          謝艷梅:手榴彈!

          董新遞給她一顆手榴彈。

          謝艷梅:哎,錯了,不是我要,全體注意,手榴彈準備!

          十幾個戰士抽出手榴彈,站在崖邊上。

          謝艷梅:下邊是敵人的電臺,一、二、三,投彈!

          手榴彈落在院中、屋頂上,爆炸。

          屋頂被炸開一個大洞,屋子里面一片驚叫聲。

          那根高高的天線倒在了地上。

          一些國軍男女士兵從屋里嚎叫著跑出來。

          手榴彈再次扔到院中。國軍男女兵慘叫著倒在地上。

          一個戰士把手榴彈從屋頂大洞扔進屋里。

          屋內傳出慘叫聲。

          謝艷梅:沖下去!

          七連戰士從兩側沖下去,有的戰士直接跳到屋頂。

           

          43、晨、外。

          解放軍戰士沖進院子,院子里的國軍士兵開槍。

          一個戰士肩部中彈倒下,謝艷梅把手榴彈拉弦,扔到院里。

          手榴彈爆炸。國軍士兵被炸翻。

          謝艷梅:沖啊!

          戰士們沖進院子,開槍掃射。

          董新趕緊給肩部中彈的士兵包扎傷口。

           

          44、晨、內。

          一個戰士踹開房門,端著機槍向屋里掃射。

          還在機器前接聽電話的國軍男女士兵被打中,慘叫著倒在地上。

          戰士看到機器在閃爍亮光。端著機槍向機器猛掃。機器被打破碎,冒煙起火。

          戰士又拿出手榴彈,拉著火放在機器上,然后快速沖出房間。

          機器被炸得粉碎,電線滋滋的冒火。

           

          45、晨、外、院中。

          謝艷梅:后面兩排房子,沖過去!

          幾聲爆炸之后,槍聲、爆炸聲音停下來。

          幾個戰士押著舉手投降的國軍男女士兵從后面走過來。

          謝艷梅走到一個國軍女兵面前,女兵哆嗦著。

          謝艷梅:說,你們是干什么的?

          國軍女兵:我們是通訊兵。

          謝艷梅:哪個部隊的?

          國軍女兵:九兵團司令部通訊營。

          謝艷梅:九兵團司令部在哪?

          國軍女兵:往村西那個最大的院子,青磚瓦房就是。

          謝艷梅:你們兩個過來,把這些俘虜鎖到房間里。你們幾個,把所有電話線通通

          鉸段!一根也別剩下。

          幾個戰士拿著砍刀朝電話線猛砍,電話線被全部砍成幾段。

           

          46、晨、外。

          七連戰士排成兩隊。

          太陽已經升起來,明晃晃的照在戰士們滿是硝煙泥土的臉上。

          謝艷梅:報數。

          戰士們開始報數:1、2、3、4......36。

          站在最后一個的董新頓了一下:37!

          謝艷梅:同志們,除了一班,我們還有38個人,我們剛剛搗毀的是九兵團的通訊營。就在這里,胡家窩棚!廖耀湘的指揮部就在這里,就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我們要沖過去,搗毀廖耀湘的指揮部,活捉廖耀湘!現在我們立大功的時候到了!但是我要告訴大家,既然是廖耀湘的指揮部,就一定有重兵防守,所以不管我們還剩下誰,都要沖進去,搗毀廖耀湘的司令部,抓住廖耀湘。聽明白了嗎?

          全體戰士齊聲說道:明白了!

          謝艷梅:好,跟我來,出發!

           

          47、晨、內、九兵團前進指揮所。

          廖耀湘在地上來回走著,猛然停住腳。

          看著墻上的照片。

          照片上左邊是坐著微笑的蔣介石和站在右邊的嚴肅的廖耀湘。

          參謀長朝門外大聲喊著:高參謀!

          高參謀:參謀長,什么指示?

          參謀長:電話全部中斷,立即派人查線,快,必須要快!

          高參謀:是!

          廖耀湘轉過身:參謀長,告訴警戒部隊,一定要消滅進入村里的共軍,不惜一切

          手段消滅他們,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幾個共軍兩三個小時都沒消滅,讓火焰噴射器上去,燒死這些共軍!

          新六軍軍長李濤慌慌張張走進來。

          李濤:司令,電話線全部中斷,怎么辦?

          廖耀湘:李軍長,你慌什么?一小股共軍騷擾,你就驚慌失措的,就這樣你還怎么帶兵?

          參謀長:李軍長,我已經派人查線,你現在回去立即讓你的人把西山陣地奪回來。

          李濤:參謀長,我覺得形勢不妙呀!是不是?

          參謀長:李軍長,不要再說了!我再說一遍,立即讓你的人把西山陣地奪回來,貽誤戰機者,殺無赦!

          李濤:是。

          李濤無奈的搖搖頭,垂頭喪氣的走出屋子。

          廖耀湘:連高級指揮員都是這種情緒,還怎么指揮下邊的軍隊,必須制止這種悲觀的情緒蔓延下去,否則這仗不打就已經敗了。

          參謀長:司令,當前形勢確實不好,軍官、士兵情緒不高實屬正常,就目前來講,我們或是南下營口或者是東進沈陽,必須要做出明確的抉擇,否則十多萬人困在這遼西一帶,那就麻煩大了。

          廖耀湘:必須趕緊恢復通訊,我要知道我們的部隊在哪里,還有我要知道我們的老對手林彪的部隊在什么地方,多少人員配置。杜副總司令南下下營口的策略,我知道那也是總裁的意思,實在不行了還可以通過海運把這十幾萬部隊撤回關內。但是這個策略畢竟要和林彪見面,他是不會答應的!所以南下的困難程度是可以預料的,回沈陽雖然可能把握性更大一點,但卻是衛總司令的命令。讓人難以抉擇呀!

          參謀長:司令,昨晚上我就說無論南下還是東進,我們都是在執行東北剿總的命令,我們都沒錯,即使出了問題,那也是東北剿總的錯誤。

          廖耀湘:事情這樣說,都能說得過去,但是即使回到沈陽又能怎么樣?樊漢杰的十五萬軍隊在錦州沒了,整個東北加起來滿打滿算也就是不到30萬人了,但是林彪的部隊卻有將近100萬,一比三呀!

           

           

          48、晨、外、西山陣地。

          俞璽和正在檢查戰士們準備情況。

          戰士們正在把槍和手榴彈放在戰壕的有利位置。

          機槍手在熟悉重機槍。

          俞璽和:怎么樣,這東西會用了吧?

          機槍手:小意思,連長,這美式勃朗寧重機槍就是比德國的馬克沁重機槍先進,

          不用說別的,光是這種鏈式的彈帶就省掉了馬克沁機槍上帆布彈帶要有一個送彈的人,還有槍管采用了風冷散熱,比水冷散熱好。這槍重量也減少很多,但是威力卻大了不少。等一下,敵人上來我就讓他們嘗嘗他們自己買來的M2的厲害。

          俞璽和:好,敵人隨時可能反攻過來,小心點。

          機槍手:連長,你說的真準,你看,敵人上來了!

          俞璽和往戰壕外看,山坡下的國軍士兵成橫排向山上沖過來。

          國軍士兵都是清一色的美式沖鋒槍,邊射擊邊往上沖。

          俞璽和:打!

          戰士們一起向山坡上的國軍士兵開槍。

          國軍士兵趕緊臥倒,一邊向山上爬,一邊用沖鋒槍掃射。

          一個解放軍戰士中彈歪倒在地。

          一個解放軍戰士剛露出頭開槍,一排子彈過來打在腦門上。

          一個解放軍戰士剛要投彈,一顆子彈擊中,冒煙的手榴彈掉在腳下爆炸。

          重機槍響了,向山坡上的國軍士兵彈射,幾個士兵中彈向山坡下滾,帶倒了正在網上沖鋒的國軍士兵。

          戰壕里的解放軍戰士看敵人越來越近,開始投彈。

          手榴彈在山坡上四處爆炸,國軍士兵向山坡下退。

          一個軍官在后面大叫:不許后退,后退者槍斃。

          機槍響了,兩個士兵倒在地上。

          國軍士兵調轉身又向山坡上撲過來。

           

          49、晨、外、村莊街道上。

          徐銳帶著九連快速行進。

          前面槍聲攔住去路。

          徐銳一揮手,戰士們趕快躲在屋內、墻邊。

          國軍士兵也依靠民房的院墻隱蔽開槍射擊,解放軍戰士還擊。

          徐銳端槍瞄準一個露出頭來的國軍士兵開槍,國軍士兵頭部中彈倒地。

          兩挺火焰噴射器向徐銳隱蔽的地方噴火,一個戰士被噴中,渾身著火。

          著火的戰士大叫著,猛地跳出來撲向國軍,國軍士兵一下被嚇傻了。

          沖到國軍隱身的院墻外,戰士拉響了身上的手榴彈。

          徐銳大喊:沖!

          徐銳在前面帶著戰士們沖,邊開槍邊沖鋒。

           

          50、晨、外、農家院子里。

          李德章和十來個戰士借助院墻和國軍對射。

          外面的國軍士兵逐漸逼近,身邊兩個戰士中槍倒地犧牲。

          一個戰士彎腰過來,子彈在他身邊飛過。

          戰士:營長,這家沒人,我發現這家有后門。

          李德章:好,我們從后門出去,擺脫這些敵人,向敵人的指揮部沖!

          兩個戰士投彈,趁著手榴彈爆炸,李德章和戰士們沖進屋子。

           

          51、晨、外、屋后。

          李德章從屋里沖出來,看看四周,沒人。

          戰士們迅速從屋子里跑出來,沿著村莊帶路彎腰向前跑。

          背后他們跑出的院子里槍聲一片。

          李德章笑了:這幫孫子,還以為我們在屋里呢。

           

          52、晨、外、村莊內道路。

          李德章帶著戰士們來到一處院子,門外。

          院子里面有很多人說話的聲音。

          戰士們在大門兩側隱蔽。

          大門打開,一個軍官從院里走出來,關上門。

          李德章一個箭步沖上去,槍口頂住軍官的下巴。

          李德章:不許叫,叫我打死你!

          軍官:不敢、不敢。

          李德章:里面是干什么的?

          軍官:九兵團情報處。

          李德章:九兵團?廖耀湘在什么地方?

          軍官指了指李德章后面。

          李德章扭頭向軍官指的方向看。

          軍官猛的推開李德章,轉身推開大門,向院子里跑去。

          軍官:快來人,共軍!共軍來了!

          李德章甩手一槍,軍官中彈倒在院子中間。

          李德章:沖啊!

          李德章和戰士們沖進院子,屋門打開,幾個國軍軍官沖出來開槍。解放軍戰士們

          一齊向沖出來的國軍軍官開槍,國軍軍官倒在地上。

          一個戰士沖到門口,拉著手榴彈扔了進去。爆炸聲伴著慘叫聲。

          李德章帶著戰士沖進屋內。

           

          53、晨、內、九兵團前進指揮所。

          廖耀湘正在大發雷霆。

          廖耀湘:十幾個共軍竟然打到我司令部外邊,這警衛團還有什么用?

          參謀長:司令,我已經嚴令,必須要消滅這小股共軍,一個活的不要!

          廖耀湘:通訊為什么還不能恢復?

          參謀長:司令,小股共軍襲擊了通訊營,電臺遭到破壞......

          廖耀湘:我問的是為什么還不能恢復!?

          參謀長:這......通訊設備被共軍炸環,已經無法使用。

          廖耀湘:照這樣,我們與外界各軍的聯系怎么辦?

          參謀長:新六軍那邊還有兩部電臺,我已經命人去拿。

          廖耀湘:要快!

          參謀長:司令,我看這小股共軍不要命似的沖向我們司令部,絕不是偶然的,估計應該是他們知道我們的指揮部就在這,所以才會這么拼命,我們是不是要提前做好準備轉移呀?

          廖耀湘:就憑這么幾個共軍,就想打進我的司令部,我們也太無能了吧?我倒想看看,這都是什么樣的人。

           

          54、晨、內、墻上掛著地圖。

          李德章和戰士們沖進來。

          李德章:快,搜查一下!

          一個戰士拿著幾張紙遞給李德章。

          李德章:廖......湘,廖耀湘,真的是廖耀湘的九兵團司令部。張顯榮,趕快去

          告訴團長,廖耀湘的九兵團司令部就在村里。快去!

          張顯榮:是!

          張顯榮剛到門口,一排子彈打過來,倒在了地上。

          外面:包圍起來!一個都不要放過!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李德章和戰士們從門口和窗戶向外開槍。

          外面機關槍掃射進來,兩個戰士中彈犧牲。

          李德章剛要開槍,火焰噴射器的火焰從門口和窗戶噴進來,戰士們和他腿上著起火來。李德章就地翻滾,身上的火被撲滅。

          李德章抬起手向門外開槍,一排子彈打過來擊中他的肩膀,李德章倒地。

          噗!噗!火焰噴射器不斷向屋內噴火。

          屋內的三個戰士沖出屋門開槍,但是猛烈地子彈打過來,三個人中彈倒地。

          幾個國軍士兵沖進院子,看看倒在地上的解放軍:連長,全都死了。

          國軍連長:撤。

           

          55、晨、外、村莊街道,房子邊上。

          謝艷梅帶著七連戰士在快速前進。看到前面有國軍邊開槍邊跑,謝艷梅擺手示意

          停住,戰士們趕緊在房山邊停住。

          槍聲驟然緊密,剛剛跑過去的國軍士兵狼狽的向回退。

          謝艷梅:打!

          戰士們向潰退的國軍士兵開槍。

          謝艷梅一揮手,戰士們向前沖去。

          退在最后的國軍士兵被槍擊中倒在地上。

          徐銳帶著戰士們出現在謝艷梅的眼前。

          謝艷梅:徐團長!

          徐銳趕緊停住,看到謝艷梅和七連戰士們跑過來。

          謝艷梅:徐團長,村里就是廖耀湘的兵團司令部,我帶七連正要沖進去。

          徐銳:你、你帶七連?

          謝艷梅:是呀。

          董新趕緊走過來。

          董新:徐團長,連長、指導員和排長攻打北山的時候都犧牲了,現在謝記者代理七連連長。

          徐銳上下打量一下謝艷梅。

          謝艷梅:團長,俘虜說廖耀湘就在靠近村子西邊的青瓦房大院里。

          徐銳:好,謝艷梅同志,現在你就就是七連連長,我們一起沖進去,搗毀九兵團司令部,活捉廖耀湘。

          謝艷梅:團長,七連聽你指示!

          徐銳:俞璽和和李德山他們已經占據西山制高點,我們兵分兩路,我和九連在左面這條街,堵住南面和東面,你帶七連去右邊那條街,堵住北面,一齊向前進攻。

          謝艷梅:好!七連注意,跟我走!

           

          56、晨、外、西山制高點。

          俞璽和帶著十幾個戰士正和進攻的國軍激戰。

          山坡上,國軍的士兵開始發起沖鋒。

          重機槍發出怒吼,向沖向山頂的敵人掃射。國軍士兵紛紛中彈倒下。

          俞璽和:漂亮!就著這么么打!

          天空中迫擊炮彈呼嘯著飛過來,落在山坡上國軍的沖鋒隊伍中爆炸。國軍士兵一

          片混亂,向山下退去。

          俞璽和:同志們,狠狠打!炮連支援我們來了!

          一顆子彈飛來,俞璽和的太陽穴上中槍,一下栽倒在地上。

          機槍手跑過來,俞璽和已經犧牲,眼睛還睜的大大的。

          機槍手:連長!

          猛地沖到重機槍邊,扣動扳機,子彈向往山下退卻的國軍猛掃。

          李德山帶著十幾個戰士沖上來。

          楚長發跑過來,臉上都是硝煙和泥土。

          楚長發:李連長,我們連長犧牲了。

          李德山:你們還有多少人?

          楚長發:連我還有七個。

          李德山:我們上來十三個,今天我們這二十個人就要把這陣地守住,絕不上敵人上來。

          楚長發指著山下村莊讓李德山看。

          楚長發:連長,你們的炮彈能打到那個院子里嗎?你看那個院子里,一些人進進出出,我估計是個指揮部。

          李德山:呵呵,沒看出來你這個小戰士對敵情還會分析判斷。嗯。那里應該是個指揮部。張鳳山,看到那個院子了吧?能打到嗎?

          張鳳山:看到了,我估計將將的夠著。

          李德山:你跟朱佳文兩個瞄的準一點兒,打他幾炮。

          張鳳山:是。朱佳文,我們一起開炮。

          張鳳山和朱佳文瞄準,裝彈,炮彈呼嘯著飛向村中的院子。

          炮彈在院子里,屋頂爆炸,院子里一片混亂。

          張鳳山和朱佳文又連續裝彈開炮,房子被炸塌。

          張鳳山和朱佳文站起來歡呼。

          猛烈地槍聲響起,子彈掃在兩個人身上,兩個人直直倒在地上。

          山下國軍又開始了沖鋒。

          張鳳山艱難地爬起來,拿起一顆炮彈裝進彈膛,炮彈飛起,他也一歪倒在地上不動了。

          李德山:敵人上來了,給我狠狠打!

          機槍手嘴里高喊著:我操你媽,來吧!

          機槍向敵人猛烈掃射。

          戰士們向山坡上的國軍開槍、投彈。

          李德山看到村邊一個軍官在指揮進攻,趕緊走到迫擊炮前,調整角度,裝彈,炮彈飛出,在那個軍官的身邊爆炸,軍官晃了一下,倒在地上。

          一排子彈過來,打在李德山胳膊上,李德山掙扎一下,想站起來,但是又一排子彈打過來打在了他胸口上,李德山重重摔在地上。

           

          57、晨、外、村莊街道上。

          徐銳帶領戰士們和國軍正在激烈交戰。

          敵人兩挺重機槍在麻袋搭起的阻擊陣地后向道路上掃射。

          一個戰士猛地站起來,向阻擊陣地投擲手榴彈,手榴彈出手,機槍也擊中了他。

          徐銳:沖啊!

          戰士們沖到阻擊陣地前,向敵人掃射。國軍士兵倒在地上,戰士們往前沖去。

          “噗、噗”兩側的矮墻后,火焰噴射器噴出巨大的火焰,沖在前面的戰士身上著火,兩邊胡同里沖出很多國軍士兵,端著沖鋒槍向解放軍射擊,發動反沖鋒。

          徐銳:快撤!

          戰士們邊打邊退,敵人猛追不舍。

          一門大炮堵住了徐銳和戰士們的退路。大炮的炮口呈現水平狀態。

          一個解放軍軍官從大炮后面閃出,是李干誠。

          李干誠:徐團長,趴下!

          徐銳:臥倒!

          李干誠:放!

          大炮射出炮彈,正打在追擊徐銳他們的敵群中。

          李干誠:放!

          又是一炮,沖鋒的國軍倉皇回退。

          李干誠:放!

          炮彈飛出去,正打在一堵墻上,石塊飛起,落在撤退的國軍身上。

          李干誠:徐團長,敵人退了!

          徐銳爬起來走到李干誠身邊,兩人緊緊握手。

          李干誠:徐團長,怎么讓敵人追的這么狼狽呀?

          徐銳:敵人的火焰噴射器太厲害,我們沖到路口,敵人就噴火,幾個戰士就被燒著了,敵人順勢發起沖鋒,還好碰上你們。哎,你怎么來了?

          李干誠:還說呢,我們營找不到團里在哪了,聽見這邊有槍炮聲,我們就奔著來了。怎么樣,離開咱們25團到21團,還不錯吧?

          徐銳:一切都好,先不說別的了。你這一來就太好了,你們營趕緊去卡住東大橋,這村里你知道是誰嗎?廖耀湘,廖耀湘的兵團司令部就設在這村里。我們已經把村里攪亂了,七連已經把敵人的通訊營搗毀,現在敵人的通訊全部中斷,廖耀湘成了聾子。你只要負責守住東大橋,廖耀湘就跑不了,我帶戰士們再殺進去,把他攪個天翻地覆。

          李干誠:好,這門炮和炮班戰士留給你,老團長,你要多保重!一營,聽我命令,目標東大橋,走!

          徐銳:干誠,千萬守住東大橋!

          李干誠:放心吧,人在陣地在!

           

          58、晨、內、九兵團前進指揮所。

          三個軍官低頭站在廖耀湘面前。

          參謀長:你們一個警衛團團長、一個特戰營營長、一個火器連連長,你們有多少人?三千多人!外面的共軍頂多就是一個營,二三百人而已。你們卻讓他們搞成這樣,炮營毀了、通訊營毀了、北山陣地丟了、西山陣地丟了,共軍十幾個人就打到司令部的隔壁,把情報處摧毀,你們是干什么吃的?你們手里拿著先進的美式武器裝備,卻打不過拿著五花八門落后武器、沒有戰術素養的共軍。你們對得起受理這些先進的武器嗎?對得起黨國對你們的栽培嗎?

          廖耀湘:行了,趕緊組織力量反擊,一定要把這小股共軍消滅掉。出去吧。

          三個人低著頭退了出去。

          參謀長:司令,我看我們還是趕快轉移吧?

          廖耀湘:往那里轉移?現在各部聯系中斷,怎么走?

          參謀長:新六軍22師就在東南五公里的地方。

          廖耀湘:我考慮一下。

           

          59、晨、外、村內街道。

          謝艷梅帶著戰士們正悄悄往前走,董新緊跟在謝艷梅身后。

          前面的院墻里露出國軍的一個鋼盔,謝艷梅知道敵人在前面已經埋伏。

          謝艷梅:臥倒!

          國軍士兵從院墻里探出頭,向七連開槍掃射。

          謝艷梅一個翻滾,隱蔽到墻邊。

          國軍士兵從院子里沖出來。嘴里喊著“沖啊”。

          謝艷梅趕緊揮手示意七連撤退。

          七連戰士們很快退到兩座房子后面隱蔽起來。

          國軍士兵沿著街道沖上來。

          謝艷梅:打!

          幾個戰士迅速從房子后面閃出,向沖鋒的國軍開槍。

          國軍丟下幾具尸體,向后面撤退。

          謝艷梅:沖啊!

          戰士們又向國軍發起沖鋒。

           

          60、晨、外、西山陣地。

          山坡上橫七豎八倒著國軍士兵的尸體,戰壕邊解放軍士兵的尸體和國軍的尸體混

          雜在一起,一些木頭上還冒著濃煙。

          機槍手艱難地爬起來,晃悠著身子在戰壕中磕磕絆絆走著。

          機槍手:還有誰活著?

          楚長發把身上的國軍尸體推開,坐了起來。手抹了一下臉,臉上都是黑灰。

          楚長發:我活著。

          機槍手又往前走著,腳下被一具尸體拌了個跟頭,楚長發過去把他扶起來。

          楚長發:別找了,陣地上就剩我們兩個人了。

          機槍手:我們打退敵人幾次進攻了?

          楚長發:不知道,沒記著,反正一次接著一次的打。

          機槍手:我們準備一下,估計敵人馬上就會進攻了。

          兩個人開始把槍、手榴彈都集中到戰壕邊,楚長發在戰壕里擺了三堆手榴彈。

          楚長發:我守住這邊,你守住那邊。

          機槍手:放心,只要我這條命在,敵人就別想上來!

           

          61、晨、外、敞篷吉普車快速行進。

          車在一條小河邊停了下來。

          韓先楚跳下車。

          韓先楚:尹科長,我們現在到了什么地方?

          尹科長:距離胡家窩棚還是二十公里。

          韓先楚:要快!通知能聯系上的部隊,快速向胡家窩棚前進!

          司機:司令員,上車,我們沖過去。

          韓先楚:好,上車!

          尹科長和韓先楚站在車廂里,緊緊抓住欄桿。司機猛的加油,車向河里沖去,進

          入河水中,車歪歪斜斜,司機猛的加油,車沖上了對岸。

          韓先楚:徐銳那邊有什么消息沒有?

          尹科長:我問了71師,他們說,胡家窩棚方向下半夜槍聲就沒停過。他們19團的參謀長梁中群早晨五點帶著一個營趕往胡家窩棚的路上,估計現在已經到達。

          韓先楚:占領胡家窩棚,是我們這場戰役的關鍵,我們直接去胡家窩棚。

           

          62、晨、外、吉普車在道路上行進。

          車上坐著林彪和劉亞樓,林彪閉著眼睛。

          車在行進的解放軍隊伍中快速前進。在一個路口,車拐彎向一個村莊駛去。

          很快車停在一個大院子里。

          劉亞樓從車上跳下來,一個參謀跑過來敬禮。

          劉亞樓:林總,到了。

          林彪睜開眼睛,參謀趕緊去扶林彪,林彪擺了擺手,自己下車。

          林彪:坐在車上一晃悠,還真睡著了。難怪都把小孩子放在搖籃里搖晃著,這晃

          悠著就是能睡著,還睡得舒服。

          劉亞樓:林總,你這都三天沒睡覺了,是該休息一會兒了。

          林彪:你不是也一樣?看來這覺只能等著把廖耀湘消滅以后再睡了。

          劉亞樓和林彪向屋子走去。

          林彪停住腳:幾點了?

          劉亞樓:現在是20日早晨七點二十分鐘。

          林彪:我們就在遼西一帶圍住廖耀湘,五天結束全部戰斗。

          劉亞樓:現在各部隊都已經穿插到廖耀湘各部的中間,樂觀的估計,到29日晚應該可以結束戰斗。

          林彪:廖耀湘現在在什么位置?

          劉亞樓:據二局電臺偵察,昨晚上廖耀湘的電臺曾經在黑山通往沈陽公路邊的胡家窩棚一帶出現,后來就中斷了,到我們出發時再也沒有出現。

          林彪:誰離那邊最近?

          劉亞樓:三縱的一個師就在那附近。

          林彪:韓先楚?呵呵,他這個人不會放著這么重要的位置不管的,走,看看地圖。

           

          63、晨、外、村莊道路上。

          徐銳和戰士們正在推著大炮往前走。

          “同志!同志!”另一條道路上一隊解放軍正在往村里走,為首的是參謀長梁中群。

          徐銳和戰士們停下來。徐銳認出是梁中群。

          徐銳:梁參謀長!

          梁中群也認出徐銳,兩個人握手。

          梁中群:你們這是?

          徐銳:梁參謀長,廖耀湘的九兵團指揮部就在村里,我們攻進去又被打出來了。

          我們一個營四面出擊,明顯兵力不足,你們來了多少人?

          梁中群:我帶了一個營,你準備怎么打?

          徐銳:我看這樣,你們堵住南邊,再派一個連去西山,我估計西山很可能堅持不住,他們人太少了。我們現在把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通通占住包圍起來,廖耀湘就成了甕中之鱉,然后你派一個連和我們一起往里打。我們七連現在正在北面往里打,這樣我們就能搗毀廖耀湘的指揮部,抓住他。

          梁中群:好!就按你說的。

          梁中群招招手,三個連長跑過來。

          梁中群:一連長,你帶部隊堵住東大橋,二連你們去西山增員,一定要守住西山制高點,三連,你們從南面往村里打。我告訴你們,廖耀湘已經被我們堵在村里,這種機會你當一輩子兵也不一定能碰上一回,都拿出點精神來。打出我們19團的氣勢!

          一連長:參謀長,你就放心吧,咱們19團什么時候當過孬種呀?

          梁中群:好,去吧!

           

          64、晨、內、九兵團前進指揮所。

          廖耀湘來回在屋內踱步。

          參戰長抬手看看手表。

          表針的時間是七點半。

          李濤金匆匆走進來,參謀長剛要說什么,廖耀湘擺了一下手。

          廖耀湘:李軍長,什么事這么急?

          李濤:廖司令,我的軍部被炮彈擊中,僅有的兩步電臺也被炸毀了。

          參謀長:忘了,完了,這可怎么辦?

          廖耀湘:你的部隊最近的在什么位置?

          李濤:22師在東南五公里的地方。

          廖耀湘:這就對了,你急什么?立即派人通知22師過來支援。

          李濤:林彪的部隊已將村子包圍,我們就是派出人員,恐怕也出不了村。

          廖耀湘:立即組織可以作戰的人員,把道路打通,最起碼要在東西南三面要打開

          一條通道,快去!

          李濤:能作戰的部隊都派出去了,現在剩下的都是軍部直屬人員。

          廖耀湘:這些人不是軍人嗎?讓他們拿起武器,參加戰斗!

          李濤沒說話,扭頭走了出去。

          廖耀湘:一將無能、累死三軍!參謀長,讓裝甲車準備,我們馬上轉移。

           

          65、晨、內,九兵團情報處室內。

          李德章艱難地睜開眼睛,頭頂著地,拱起身子。

          他看到的都是戰士們的尸體和國軍軍官的尸體。

          他腦袋用力,猛地站起來,左臂、左肩還在流血,他搖晃著靠在門板上。

          陽光從門口斜射進來,照的他只能瞇起眼睛。

          李德章右手提著槍,抱住左臂,向門外院子里晃晃蕩蕩的走了出去。

           

          66、日、外、村莊道路上。

          謝艷梅和戰士們開著槍追趕著潰退的國軍士兵。

          謝艷梅:快,活捉廖耀湘,同志們,沖啊!

          戰士們順著道路沖鋒。

          國軍阻擊陣地,機槍響了起來。

          潰退下來的國軍士兵中彈倒在地上,沖上來的幾個解放軍戰士也中彈倒地。

          火焰噴射器噴出兩團火,射向解放軍戰士。

          謝艷梅:你們幾個從左邊繞過去,你們幾個從右邊繞過去,我們吸引敵人的火力。

          幾個戰士迅速從屋后向兩側彎腰跑去。

          謝艷梅和戰士們開槍,敵人的子彈密集打過來,打在身邊的墻上、地上。

           

          67、日、外、西山陣地。

          敵人向山上發起攻擊。

          楚長發:敵人上來了!

          機槍手:來吧,我操你媽的,老子給他們準備了黑棗,讓他們吃個夠!

          楚長發從這個地方端槍掃射一陣,投擲兩顆手榴彈,又跑到第二個點拿起槍掃射,

          扔出兩顆手榴彈,然后又跑到另外一個點拿槍掃射。

          機槍手扣動扳機,嘴里大叫著,向山坡上的國軍掃射。

          密集的子彈向他射來,他身上中了一排的子彈,頭一歪趴在機槍上,但是手指扣著扳機,子彈不停的射出。

          山頭背后,一個連的解放軍戰士高喊著沖上來,跳進戰壕,向山坡上的敵人開槍。

          山坡上的國軍開始混亂,有的士兵向山下跑去。

          二連長:沖啊!

          戰士們月初戰壕,向山下沖去。山坡上的國軍士兵連滾帶爬的往山下奔逃。

          楚長發看著往山下沖的二連戰士,也跳出戰壕,晃了一下,栽倒在地上。

          他側著臉看著沖鋒的二連,嘴上露出了笑容。

           

          68、日、外、村莊道路。

          徐銳和戰士們推著大炮往前沖。

          子彈打過來,打在大炮身上發出當當的響聲。

          徐銳:停止前進!準備!

          炮手開始瞄準前面的國軍阻擊陣地。

          徐銳:放!

          炮彈出膛,正打在敵人的阻擊陣地上爆炸,國軍士兵被炸飛起來。

          徐銳:再放兩炮!

          炮手連放兩炮,都打在國軍的阻擊陣地上。

          徐銳:沖啊!

          戰士們躍起來,向敵人的陣地發起沖鋒。

           

          69、日、外,村中人家邊。

          李德章慢慢的走著,步履蹣跚。

          清晰的槍聲傳來,李德章趕緊躲到人家的院墻后面。

          幾個國軍士兵邊推邊開槍射擊,后面是追擊的解放軍。

          國軍士兵想進入院子,李德章猛地站起身開槍射擊,三個國軍士兵倒在地上。

          剩下的幾個國軍士兵往另外一側逃跑,李德章跳出院墻,向逃跑的敵人開槍。

          解放軍戰士在謝艷梅率領下沖上來。謝艷梅看到了搖搖晃晃的李德章。

          謝艷梅:李營長!

          李德章看到自己人,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身子一歪暈了過去。

          謝艷梅:李營長!衛生員!小董!

          董新背著藥箱跑過來。

          謝艷梅:快看看,李營長受傷了。

          董新蹲下,撕開李德章的衣服,給他包扎起來。

          謝艷梅:怎么樣?

          董新:李營長中了十來顆子彈,雖然都沒打中要害,但是流血太多,只能先包扎

          起來止住流血,子彈要到醫院才能去出來,誰有水?。

          一個戰士遞過水壺,董新給李德章喂水,李德章睜開眼睛掙扎著站起來。

          謝艷梅:李營長,你還能堅持吧?

          李德章:能。你們走錯...方向了,廖耀湘...在...那邊,跟我走。

          謝艷梅:來人!你們兩個,輪班背著李營長。

          李德章:不用,再給我口水喝。

          一個戰士遞過水壺,李德章一飲而盡。

          李德章:我沒事!走!

          謝艷梅:李營長,你的傷?

          李德章:死不了的,走!

           

          70、日、外、村莊道路上。

          徐銳和戰士們向前沖著。

          不時有子彈飛過來,戰士們邊跑邊還擊。

           

          71、日、內、九兵團前進指揮部。

          廖耀湘看著自己和蔣介石的合影,雙手將相框從墻上摘下來。

          參謀長:司令,趕緊走吧。現在共軍在村西面高地上增了兵,東面和北面都有共

          軍的部隊,村莊里有兩股共軍在靠近我們,警衛團和所有能作戰的的部隊已經構筑陣地進行阻擊。我讓裝甲連打頭陣先向南面走,過了白沙河然后再向東和22師會合。

          廖耀湘:沒想到,我們竟然讓一小股共軍折騰成這樣!

          參謀長:車已經在院里等著了,快走吧!

          廖耀湘:哎,真是世事難料呀!兩年前,共軍還被我們逼得退到烏蘇里江那邊,現在竟然是這樣的結局,我們自己卻要落荒而逃。

          參謀長:司令,趕緊走吧。

           

          72、日、外、村莊段路上。

          徐銳遠遠看到了敵人的阻擊工事,擺手示意部隊停下。

          徐銳:張排長、王排長。

          兩個排長彎腰走到徐銳身邊。

          徐銳:我在正面和蔣軍對付,你們各帶一個排從兩側繞過去。

          兩個排長點點頭,一揮手帶著各自的排向兩側跑去。

          徐銳開始喊話:前面的蔣軍士兵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投降是你們

          唯一的出路!不要再替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派賣命了!

          一陣猛烈的子彈打過來。

          徐銳和戰士們趕緊躲在墻后面。

          對面:前面的共軍聽著,你們過來呀!我們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足夠的子彈,過來呀!你們敢過來嗎?

          徐銳:前面的蔣軍士兵,我再次警告你們,頑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條!我們知道廖耀湘就在村里,我們只抓廖耀湘,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我們保證讓你們回家!

          又是一排子彈打過來。

          徐銳看到前面道路兩側是兩棟房子。

          徐銳:吳排長,等一下我們扔手榴彈,然后沖到那兩棟房子,上房頂。

          幾個戰士猛地站起身扔出手榴彈,借著爆炸產生的煙霧徐銳一揮手。徐銳和戰士們迅速沖到前面的房子邊上。

          徐銳和戰士們爬上了房頂。

          從房山看下去,張排長、王排長帶隊正從兩側悄悄接近敵人工事。

          徐銳:打。

          解放軍居高臨下向工事里的國軍開槍。

          國軍士兵一片慌亂。

          阻擊陣地兩側的解放軍一起殺出,向國軍陣地里面沖去。

          國軍士兵丟棄陣地,向后面撤退。

           

          73、日、外、村莊道路上。

          謝艷梅帶著戰士們和國軍進行巷戰。

          國軍士兵邊打邊退進路邊的幾處院子。

          解放軍戰士也隨后沖到幾處院子外。

          謝艷梅向院子里扔了一顆手榴彈,然后猛地沖進院內,董新和三個戰士緊跟后面。

          謝艷梅:舉起手來!繳槍不殺!

          院里的兩個國軍士兵丟下槍舉手投降。

          董新看到屋里的窗戶一只槍口正對著謝艷梅,一個箭步沖上去,猛地推開謝艷梅,

          謝艷梅一下倒在地上。

          一排子彈打過來,正中董新的胸口。

          兩個戰士抬槍向窗戶里面掃射,里面一聲慘叫。

          謝艷梅從地上爬起來沖到董新身邊,扶著董新坐起來。

          董新已經奄奄一息,費力的睜開眼睛,胸口的血往外涌出。

          謝艷梅:小董!董新!

          董新:姐,記住我!

          董新頭一歪,閉上了眼睛,倒在謝艷梅懷里。

          謝艷梅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她把董新放在地上,站起身舉起槍對準了俘虜。

          戰士一下抓住他的胳膊舉起,謝艷梅的槍對著天空連開數槍。

          戰士:連長!不能殺俘虜!

          謝艷梅一下蹲在地上,抱著頭痛哭起來。

          挎著左臂,肩膀綁著繃帶的李德章走進院子,來到謝艷梅身邊俯下身。

          李德章:起來,我們去抓廖耀湘!

          謝艷梅站起身,擦了一下眼睛,眼神中充滿了堅毅的神情。

           

          74、日、外、九兵團指揮部院內。

          廖耀湘從屋里匆匆走出來,坐上吉普車。

          兩輛裝甲車在前面開路,往院外駛去。

          廖耀湘:開車!

          車啟動,跟在裝甲車后面。

          第一輛裝甲車沒走正,把大門邊的一側院墻撞倒,塵土飛起。

          廖耀湘捂著鼻子,吉普車駛出院門后面兩輛裝甲車跟著駛出院子。

           

          75、日、外、九兵團前進指揮部外圍。

          李德章和謝艷梅帶著戰士們一起向前沖。

          國軍士兵不斷向后敗退退,不時的回身射擊。

          解放軍戰士借助房屋、院墻一面向前前進,一面向敵人射擊。

          謝艷梅和李德章帶著戰士們沖到了一處大院前。

          大院里的火力很猛,解放軍被壓制住。

          李德章:這個院子就是廖耀湘的九兵團指揮部。

          謝艷梅:我們人太少了,敵人的火力又猛,攻不進去。

          李德章:我們就在外面圍住,等徐團長他們上來。

          謝艷梅:也只好這樣,其它地方的槍聲已經很少了,估計他們很快就會過來。

          后面一片殺聲傳過來,徐銳和帶領的解放軍沖了過來。

          李德章:徐團長,我們在這!

          徐銳跑過來。

          徐銳:怎么停住了?

          李德章:前面就是廖耀湘的指揮部,敵人火力太猛,沖不進去。

          徐銳:把大炮推過來!

          幾個戰士推著大炮過來,架好大炮準備。

          徐銳:目標前面這個大院,開炮!

          大炮不停的開炮,院墻被炸倒,院內的房子被炸塌。

          李德章站起身,手一揮就向前沖去。

          徐銳:同志們,沖啊!

          解放軍戰士從院子三面沖進院子,院內的國軍士兵紛紛中彈,一些士兵跪地投降。

           

          76、日、內、九兵團指揮部。

          李德章和謝艷梅和幾個戰士沖進屋子,屋里面一片狼藉。

          李德章:沒人,應該是跑了。

          徐銳也走進屋子。

          謝艷梅:徐團長,廖耀湘跑了。

          徐銳:跑了?到底還是讓這家伙跑了。告訴戰士們,在村里四處搜查一下,把剩

          下的敵人全部消滅。

          李德章:團長,廖耀湘應該剛跑沒多遠,我們追吧?

          徐銳:趕緊打掃戰場,東面白沙河大橋我們25團一個營已經守住,南面是19團的一個連,我們先解決村里殘存的敵人!

          李德章:好!

           

          77、日、外、胡家窩棚村外。

          解放軍大部隊沖進村里。

          吉普車飛馳而來,韓先楚站在車上。

          車開到村中的一個空地停下來,韓先楚跳下車。

          韓先楚:尹科長,趕緊派人找到徐銳。

          尹科長:是!

           

          78、日、外、九兵團指揮部院內。

          徐銳從屋里走出來。

          一個戰士跑過來,嘴里還大喊著徐團長。

          徐銳:我就是徐銳,找我什么事?

          戰士:徐團長,韓司令找你,讓你立即就去。

          徐銳看李德章和謝艷梅從屋里走出來,趕緊過去和兩人交代。

          徐銳:李營長,小謝,韓司令到了,讓我立即去,你們打掃一下戰場,還有,就

          是把犧牲的戰友們都找到。

               李德章:好,我馬上安排。

           

          79:日、外、村中空地。

          韓先楚焦急的等待著,遠遠地見到徐銳跑步過來。

          徐銳:報告,徐銳前來報到。

          韓先楚:徐銳,這一仗打得不錯!

          徐銳:可惜讓廖耀湘跑了。

          韓先楚:你說這村里是廖耀湘的九兵團指揮部?

          徐銳:是,我們抓到了幾個俘虜,交待說廖耀湘的九兵團指揮部就在村里。不過我們搗毀了廖耀湘的通訊營和全部電臺。

          韓先楚:好,廖耀湘就是跑了,也嚇得他靈魂出竅,他跑不了多遠,整個遼西我們七個縱隊已經把敵人分割包圍起來,看他能跑得到哪去!

          徐銳:三營參戰的干部戰士幾乎都犧牲了,只剩下幾十個人。司令,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想去三營看看他們。

          韓先楚:現在是上午八點半,你們用幾個小時就搗毀了廖耀湘的指揮部,告訴三營的干部戰士,他們都是好樣的!縱隊給三營記大功!馬上就把三營重建起來!

          徐銳:是!

           

          80、日、內、林彪指揮所。

          林彪坐在桌前正在吃炒黃豆。

          劉亞樓興沖沖走進來。

          林彪:聽你的腳步聲,就知道有好消息,說吧。

          劉亞樓:三縱來電,在胡家窩棚,三縱21團3營搗毀了廖耀湘的指揮部,廖耀湘

          倉皇逃跑,差點成了俘虜。

          林彪:呵呵,廖耀湘,這回他就成了驚弓之鳥,跑了今天他跑不了明天,我看他當俘虜也就是這兩天的事。

          劉亞樓:從各縱隊報告的情況看,這一夜間我們基本上已經把新六軍、新一軍分割包圍起來,現在只剩下通往沈陽的道路還沒有完全被截斷。

          林彪:呵呵,廖耀湘回不了沈陽,也去不成營口,這遼西就是他覆滅的地方。

          劉亞樓:林總,你說的是?

          林彪:我估計六縱將會堵住廖耀湘回沈陽的路線。

          劉亞樓:但是六縱一直聯系不上。

          林彪:那就對了,黃永勝就好耍些小把戲,他關閉電臺,就是要讓部隊快速運動到廖耀湘的前面,我說的應該不會錯。

          劉亞樓:攻克錦州,再解決了廖耀湘,國民黨在東北的軍事能力基本上就解決掉一大半,整個東北的解放也就瓜熟蒂落了。

          林彪:是呀,也該瓜熟蒂落了。

          林彪又拿起兩粒黃豆放進嘴里嚼著。

           

          81、日、外、河灘邊。

          長長的一排解放軍戰士的遺體擺在河灘上,排列的整整齊齊。

          李德章挎著左臂,右手拿著毛巾再給戰士的遺體一個個擦臉。

          李秀民和謝艷梅兩個人拉起白布給每個人都用白布蓋上,然后彎腰把白布掖到每個人身下包裹起來。

          天空中太陽正在頭頂。

          他們就這樣一個一個的包裹著戰友的遺體。

          徐銳和幾個戰士在每個遺體邊挖坑。

          謝艷梅和李德章來到董新的遺體前,謝艷梅蹲下,用手摸了一下動心的額頭,眼淚流了下來,落在董新的臉上。

          謝艷梅:董新妹妹,你放心吧,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從今天開始,我的名字就叫董新!一輩子都叫董新!

          李秀民默默地把白布蓋好,又默默地掖到身下,把董新包裹起來。

          河灘上,是一排白布包裹好的遺體。

          徐銳和李德章兩人把遺體抬進坑里,謝艷梅鏟土開始埋葬。

          太陽已經到了西面的山坡后面。

          河灘上是一排的墳頭。李德章、徐銳、謝艷梅站在河灘上。

          謝艷梅:我們這些戰友,他們連名字都沒有留下呀!

          李德章:是啊,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人能記得他們。

          徐銳:毛主席說過,成千成萬的先烈,為著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著他們的血跡,前進吧!

          字幕:兩天后,廖兵團被全殲。胡家窩棚戰斗,三營以幾乎全部犧牲的代價,搗毀了廖耀湘的九兵團指揮部,這場在遼沈戰役中不大的一場戰斗在后來被中外軍事專家所重視,甚至被演化為現代戰爭的斬首行動,西方戰史專家稱這場戰斗為為上帝之手給東北解放軍奉獻的“神來之筆”!

           

          ---  完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ok0410.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小草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UserData} {$CompanyData}